王婉娜
       (現居美國加州)
更多>>>   
王婉娜◎山山水水

山山水水  王婉娜



你說不懂我總愛提【見山水是山水,見山水非山水,最後見山水仍是山水】的道理。

這不就是和穿鞋子一樣嗎?

童年穿著一雙紅色鞋子在遊樂場,動物園跑來跑去,一切都是那麼美好。日子過得甜蜜愉快,雖然童鞋通常有一條橫帶綁在腳背上,這款有個美麗名字叫Mary Jane的鞋子,小小的約束若大人偶爾發發成人世界的脾氣,但幸福的腳步大部分時間仍然走得舒適快活,神采飛揚掠過彷佛蠟筆畫的青山綠水,越過童話高山渡過強說愁少年心湖。

紅色的童鞋什麼時候變成一雙粉紅的高跟鞋了,踏入成年人深謀遠慮的框框,好難懂的紅塵苦海!為什麼那些人總是說一套,做一套?真假的邏輯令人迷惑。穿高跟鞋,一不小心就會扭到腳。生活的磨練,愛情的甘苦令山河變色,夜深的人,天亮的人,臉變得好快。這個時候已經領略到生日快樂並不是真的就是生日快樂。山水又怎麼會是山水呢,山是一塊壓在心頭的大石,水是董小宛投水的那口井。

掙扎的心經過千山萬水總算又撿回來。老了的腳,倦了的心情包含了多少的祝福已不在乎穿不穿令人明豔動人的高跟鞋。什麼時候又換上一雙兒時愛穿的Mary Jane,只是這雙鞋已經悄悄的從耀眼的紅色升陽變為深夜的黯色了。我們仍然歡喜誠心誠意的遊山玩水,此時此刻,山就是山水就是水。曾經擁有的一切變成一幅歷史悠久韌性的山水畫,所以不會後悔有過高跟鞋腳疼的時光。愛過,恨過,我們從容面對有情有義的山水,有空讀讀山海經的神仙故事,繼續海闊天空的日子。

(原文見刊於2014年12月《香港散文詩》48期第40頁)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