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娜
       (現居美國加州)
更多>>>   
王婉娜◎記憶磁片

記憶磁片    ◎王婉娜◎



圖片:作者提供

往事彷彿天上雲朵,北加州溫柔的風吹來,雲有時在身旁徘徊飄浮,有時遙遠令人捉摸不到。本來流轉在陽光的一切,如今藏在這神奇的魔片裡,插進電腦,雲一片一片捕回來,古老溫馨的情懷釋放出來:【雲氣自山中來,以手撥開,籠收其中。歸家雲盈籠,開而放之,作攓雲篇。】 蘇軾【攓雲篇】詩序。

人生躲不過一個選擇。舊物店那件金線繡花千鳥日本絲袍,我看著它,要買嗎?買了有用嗎?才步行到停車場就開始思念它了,捨不得它源氏物語那韻味,回頭要買,已經不在了。多少事情還不都一樣,有用無用功利的觀念左右了我們的決定。或許就是沒有擁有,所以才格外珍惜與它那十分鐘的邂逅,如果買了它,可能它永遠只跼促在我的衣櫃一角,從此以後不再為它牽腸掛肚。

讀著一封淒迷的舊信:【妳結婚了,我喝醉了!】曾經相知沒有結果不圓滿卻是最完美的。他送我去地鐵口看我一眼再看一眼,地鐵裡有人甜蜜歡愉地唱著【玫瑰人生】,巴黎本來就是情的城市,有情無情都是一種情,人與人之間不能單靠理智分析來解釋為何要分手,【緣份】兩個字似乎就是一個最好的藉口。許多年後,我來到西藏,目對布拉達宮,沒有喜悅和共鳴,在頤和園的紫蓮湖,花間閃耀的光影帶來童年給寵的感覺,薰衣草紫蕾絲小紗裙是姐姐們多少無眠夜的傑作,在南國的一個小蓮塘,艷陽下,姐妹們歡天喜地用大片的蓮葉當陽傘,數著蓮蓬的蓮子,母親給我們熬了退火的燕窩蓮子湯,恍然我已經明白和他分手的原因,他的字典裡沒有寵這個字。
 
寵貓又寵兒女的父親,吃飯的時候,在腳下鋪上一張舊報紙,肥貓一看到報紙就飛奔過來,乖乖蹲在報上,彷彿在讀報,父親夾一塊肉,象徵性咬一小口,整塊肉就往報紙一丟,那貓每餐吃的肉比我要多。在越南戰亂年代,雞是很貴的,魚蝦比較便宜,偏偏這隻高級貓只愛吃沒骨頭的大塊雞肉。

寵是玉蘭,茉莉花香中,一家人分吃一個切成八片的月餅,吃進胃裡,不只是餅香,還有無盡的溫馨親情。而隨著時光的流轉,與別人分享的心情卻愈淡薄。只因已覺悟到,我喜歡的並不是你所好,並不是孤獨無情,而是不想去衡量別人的愛恨,就算是月餅,每個人也有他的堅持。

中年的喜怒哀樂,有時深藏埋葬到那裡連自己都找不到。甜膩的月餅應該配上一杯簡單溫熱的茶,可惜很多時我們卻無意地在杯裡添滿黯然的苦澀咖啡。中秋夜,蒙塵的友情吹走憂鬱,打開你我的心,縱容大家說一些少年輕狂的話。星星已在閃耀了,偶爾會飄在一起擦出燃燒的亮光,談天談心之際很快就像流星般,無影無蹤了。明天戴上成熟的面具,各走各的路。世上沒有永遠快樂的聚會,我已經學會,付出的感情當如傾水,永遠不再想把水回收,至於水流到那裡更是順其自然了。

干貝經過歲月沉殿,發出海洋味的鮮美歡愉,乾花蘊藏斑駁永恆的嬌媚,原來過去的一切就是為了今天的緬懷。我把這片愛情親情友情的回憶磁片輕輕放進水晶盒子裡。 

(原文刊登美國世界日報  2012/12/1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