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娜
       (現居美國加州)
更多>>>   
王婉娜◎好大的番茄!好小的西瓜

好大的番茄!好小的西瓜     ◎王婉娜◎


圖片:作者提供

眼前兩個飯碗,一個放著一個番茄,一個放著一個西瓜,看到的人忍不住驚呼:【好大的番茄!好小的西瓜!】。

思想的錯覺往往把人的分析能力陷入迷幻境。只因為我們習慣了某一種事物就應要在某一種狀態存在,如果出了那個框框,就不能忍受而產生不信或抗絕的情緒。

我從小喜歡吃綠豆海帶甜湯,清脆切得細細的海帶和著濃稠的綠豆沙口感就如雞湯裡面畫龍點睛的魚翅絲。本來眉開眼笑品嘗著甜湯,我的台灣朋友從綠豆沙拉出一條海帶,臉上誇張的表情不亞於吃到一條橡皮圈,他一臉狐疑:【妳肯定海帶可以和綠豆一起煮嗎?】這可與我第一次吃到咸豆漿類似的反應。很快我們就得到結論,沒吃過的東西不一定好吃,但是起碼要給自己一次冒險的機會。

有形的食物令我們在香臭咸甜之間不知所措,無形的感情那種一夜之間變天變地的價值觀更令人嘆為觀止。

有一首歌歌詞: 【昨夜剛愛你,今夜就恨你。。。】又愛又恨,原來只在一夜間,真令人費解。父母最愛教訓小孩:【罵你,打你是因為愛你啊!】一般的邏輯,打一個人是意味不喜歡他吧,為何打小孩竟然會伸延變成愛小孩呢?愛或恨的手段過程不重要,把小孩教好才是最終目的哦,這種解釋你能夠接受嗎?荒謬的理論就如藥一定要苦,不苦的藥不能治病。

連續劇【第八號當舖】其中的一個男主角,為了恨他的情人,他第一次典當了自己的靈魂,而為了愛同一個情人,他把千載難逢得回來的靈魂又再次抵押出去。恨恨愛愛,複雜的人類內心世界,真是比天書還令人難懂。

世事多變,人性糾纏不清,今日的錯可能是明天的對,那有什麼是絕對的。
 
就如以前很不喜歡高傲多刺的玫瑰。

今天,朋友給了我一朵淡紫帶灰的雙瓣玫瑰,它比素雅的蓮花還清逸,花瓣如一層一層的晨霧,把繁雜的世界一刹那變得山水畫般輕飄飄的,帶著一點趙無極,又一點蔡琴的怡然。小小的一朵花,陶醉其中,令人心結打開,一念之間,只覺玫瑰皆美,眾人皆善。

所以當我們從生物學家報告獲知,增進食慾和減低食慾的激素原來都是同一個基因,我們能不能承認一個事實,人果然是矛盾的。每一種事物都有極端的可能性,相生相剋,中國傳統的哲學可以令我們比較容易理解這種奇妙的相反,相對,相知的道理。是非真假愛恨,兩極的思想,愛人與被愛,姻婚本來是完美的,但也常常令我們陷進苦海。

斑馬到底是白紋還是黑紋,為何有些人一輩子總是掙扎浮沉在悲喜哭笑的情緒,誰又能給我一個答案?
  
11/2012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