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山野短詠

山野短詠     ◎楊永可◎



山泉

山泉,在錯落的苔岩之隙明澄流淌,琤琮美韻,讓樹木花卉在溫潤的濡沃中,亢奮不已。紅肥綠漲的心事,攤開在關關鳥語的婉轉裡。

不眠的山泉,沒有朦朧的夢境,更沒有裹足不前的困惑。戀着綠野,戀着田園,戀着江河,戀着滄溟。流淌着品格,流淌着精神。

山泉是永遠的歌手,吟唱着一串串晶瑩的心音,走過歷史,走向遼闊,走向未來。

前生流的是淚血,今生流的是歌哭?真愛湧動,山泉敞開胸襟,擁吻大千。

別有萬縷詩意,別有千迭韻味,蘊含在不羈、不懈、不倦的流動中。

藤蔓

山野的藤蔓,寸土必爭,尺空必竄。記不清從哪位畫家的彩墨中纏繞出來,婀娜着勃勃生機。

山不會瘦,藤蔓還會枯嗎?走過歷史的棧道,成為大自然倔強的物種。

藤蔓沒有堅硬挺拔的腰脊,難以頂天立地。只能以纏以攀,扳着別人的身軀向上。

藤纏樹的意念,被民間歌手唱成纏纏綿綿的情歌──藤生樹死纏到死,藤死樹生死也纏。

意境鮮活淋漓的藤蔓,是山野另一種原生態的詩意。

山路

山路彎彎,如麻繩,如羊腸。彷彿是從天際垂下來的神繮,曾經執着馱負着山民不屈的希冀。

樵夫走過,挑夫走過,轎夫走過,牧人走過。苦澀歲月留下的腳印,綻放為花?

崎嶇陡峭,是山路的外形;樸實蘊蓄,是山路的秉性。

哪個山民能忘卻與山路結下的不解之緣?

山路,心的灼熱,會融化秋日的白露為霜。

山路是耕者,在常走山路的人之心田,種下剛韌與頑強。

杜鵑花

山野杜鵑花盛開處,紅艷如焚。如詩似畫,逼入心眸。

哪種花能夠像杜鵑花開得如此大氣,如此大度?

杜鵑花照亮了山行人嫣紅的嚮往。花色俏進山村少女的梨窩,蕩漾出對大山最柔潤的頌曲。

杜鵑花又走進山歌的音律,繚繞山野,讓人們回望走過的悲苦與福祉。

在山民宗支的繁衍中,杜鵑花也照亮了生生不息的瓜瓞。

不輕言放棄,不盲目執着,杜鵑大展芳華,自有獨特的花開花落之境界。

皈依山野,承沐陽光雨露,杜鵑花的生命,有活水源頭。開得熱烈,開得紛繁,個中顛覆不了的理由,挺拔風骨。

護林員

護林員是一首綠意盎然的長詩。山林吟唱之聲,纏繞大山,響徹大山。

山野的每一片綠花,每一朵丹葩,都滲入了護林員的汗血。

戴笠披蓑的護林員,眼角的魚尾紋,也流淌着翠綠的音符。櫛風沐雨,肩挑日月揣兜着鮮嫩的憧憬,日日夜夜,俏染着大山心靈的底色。

穿越滄桑,穿梭山嶺,讓山林安謐繁衍詩情。

花開花謝,葉綠葉黃,護林員的生命在季節輪回中,不斷高尚與可貴。

沒有玄奧,沒有禪機,赤誠之心跳躍着崇高的信念。

護林員是山野一道風景線,絢麗奪目,在滾滾紅塵中,拓展着大愛的沃土。

偷伐,濫伐,火災,在護林員的腳步聲中,遠遁。每一個細節,都寄寓着護林員美麗的情結。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