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梅魂蘭魄


梅魂蘭魄     ◎楊永可◎

梅魂


故鄉山村偶有梅,零散而孤單。與羅崗梅雪相比,顯得小巧玲瓏。故鄉的梅,稀薄卻厚重,平淡卻奇崛。

也許,物以稀為貴,我一直鍾愛故鄉珍稀之梅,雖尚嫌其在涉世中缺欠熱烈的氛圍,匱乏挺拔的鋪陳。

梅的可貴,在於敢凌寒而開,開於百花之首,大播濃芬清馥。人們把梅視為淑女,是聖潔的象徵;視為奇女,是高雅的表率;視為處子,是馨香的化身;視為俠女,是慓悍的勇者。

縱使千里冰封,梅敢植下孤膽;縱使萬里雪飄,梅敢植下苦寒心。梅不自詡為金枝玉葉。

林和靖“梅妻鶴子”一說,并非別開生面,并非另闢途說。林和靖借梅標榜高潔,梅肯隨便下嫁嗎?林和靖騎鶴西去已久,留下此說讓世人喋喋不休。

疏影橫斜,暗香浮動,這才寫出了梅的形神。
故鄉的梅,一綻蕊,便呼喚春風,向着春光旖旎的新岸泅渡。青春的風采,生命的烈焰,在一種抒情的感悟中,追隨季節的嬗變。

現在有些梅,晃似早已看破紅塵,被移入溫室,被插進花瓶,都漠然處之。令人失語。故鄉的梅,對此不屑一顧。

梅,在風寒的歷練中,沐浴陽光的撫慰,承接雨露的滋潤,傲然俏放於二十四番花信風的魁始,妁妁瑩瑩,閃爍着靈魂的精彩,芬芳成精華,凜冽成王鳳。

鳥關關,蟲唧唧,大千的弦音,為梅禮贊。

梅不落寞,在不倦的思慮中,領悟山風林濤的啟示,領悟瀑聲泉韻的誨迪,滿腹經綸,吐氣如蘭,把艷馥回饋天地。清澈的心緒,沉矜的品性,幽嫻貞靜的儀態,清秀俊逸的風華,千年不易,延續着濃郁的詩意述說。

梅無邪念與奢求,能像名副其實的忘憂草;梅善感恩與回報,能像實實在在的益母草。

壯哉,梅魂!

蘭魄



俗定約成的蘭薰桂馥或蘭桂騰芳,文人雅造的蘭言、蘭交和蘭室,與蘭一沾邊,都馨芳得噴噴然,優雅得泱泱然。

沉寂幽谷,荒漠僻野,一旦長蘭,就不會人跡罕至。

唯獨“蘭艾同焚”的組合,則被喻為貴賤、賢愚同歸於盡。蘭,還是高居褒美之嶺。只是此刻,艾緘默不語,沒有提及自身在端午節,張揚着民風與民俗的純樸和賡承。

有蘭之處,風景這邊獨好。滄海桑田,也改變不了蘭的淡定笑容。

抖落浮塵,握挹陽光,蘭穿越風雲變幻的季節,蘭質不染,蘭心不改。古往今來,蘭就是蘭,雜交不了。

蘭一直有獻身自然的昭示,欲享受與世無爭的愉悅嗎?

投向蘭的眸光,不是淡漠的冷峭,而是殷殷祝福,醇醇問候,暖暖關愛,娓娓頌揚。

蘭不攀高枝,一朵朵綻放清麗,像高雅的少女,在生活的一個個驛站,風光旖旎地玉立。大有妍携春色回陽九、欲播清香遍大千之意。

在蘭的旁邊,我一次又一次採擷溫馨,化作浸潤心靈的聖泉,心如平湖,萬籟俱寂。

有沒有成為化石之蘭?若有,蘭會用千年壓不爛的心語,傾訴遠古的傳說和軼事,挽着我走進蒼茫的悠遠。

對蘭,我願意掬出毫無偽飾的衷情,釀成玉壺的一片冰心,虔誠呈上。

美哉,蘭魄!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