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悠悠龍舟(外二章)


●悠悠龍舟(外二章)      ◎楊永可◎



悠悠龍舟,是一年一度的端陽尤物。在彩旗蔽日、鑼鼓喧天的氣氛中之龍舟賽,更是童年翹首以待的盛事。

汨羅江擁抱了屈原博大的詩魂,民眾便以輕舟載着角黍等食物,投入江中,痛祭屈原,演化為古今的龍舟賽。

龍舟沿着歷史的棧道,循着歲月的河流,挽着如火如焚的榴花,一路櫛風沐雨,邁步走向中國民俗大觀一個驛站:抵達於端陽,飛揚於端陽,精彩於端陽,追念於端陽。

角黍飄香,蒲艾驅邪的端陽,童年握挹佳節,觀看大賽龍舟,接受一次傳統人文的薰陶。如今,這個中國節日的氛圍雖不如昔,龍舟賽卻更加烈火朝天,成為一種體育競賽項目,走遍神州,走出海外。

龍舟悠悠走來,意境蔥蘢淋漓,給端陽節披上了色彩斑斕的長袍。

山不瘦,水長流。龍舟賽的笙歌鼓樂,揭開了一個中國節日的帷幔,在九州方圓孕育了一個翠靈靈的情結。

悠悠龍舟,劃過千年滄桑,永遠沒有終點。

滔滔汨羅,巍巍泰岱,是不泯的屈原魂嗎?

愛國愛民的屈原,懷揣信念,不輕言放棄;面對腐敗,不隨便盲從。

屈原不像“劉項原來不讀書”,手無寸鐵,不敢揭竿而起,推翻暴政,手中只有詩劍。這是詩人的悲哀,也是詩人的榮幸。以詩為劍,可以喚醒民心的良知,可以雕琢精美的靈魂。

屈原以死的抗爭,雖悲壯,卻脆弱。不比荊軻死得壯烈。

悠悠龍舟,灼灼榴花,馥馥角黍,挺挺蒲艾,浩浩詩魂,匯萃成一個屹立在民心中的端陽節。

●琅琅書聲

飽歷風雨滄桑,額頭刻下深深皺紋,童年教室裡的琅琅書聲,猶美美柔敲心扉。

掛在芒果樹上的鐵鐘一擊響,書聲頓然鼎沸。班長把無序的喧囂指揮成滔滔江流時,琅琅書聲,便成了如詩如誦的佳籟。

如此美妙的音樂,來自於一間簡陋的教室,來自於許多無邪的童心。忽而像李太白的床前月光,忽而像杜子美的感時花淚,忽而像蘇東坡的大江東去,忽而像李清照的綠肥紅瘦。

童真在嫩稚的朗讀中纏綿繚繞。

我的心田茁長着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我的心壁回響着東方古國的魂魄聲。

在書聲的泉流中,我們把追求放入歲月之舟,扯起理想的帆檣,乘風破浪,悠悠前行,以濟滄海。

琅琅書聲,是我們一群農家孩子心靈美麗的曼唱,求知激越的高歌,智慧浸潤的雅詠,膏澤魂魄的妍吟。

我們的童年,苦澀而美好,瘦削卻豐腴,有含血的啼哭,有縈歡的笑意,涓涓匯成生命的一脈清溪,汩汩流淌於生存的稼穡中。

童年猶如一株亭亭站立的小樹,葉綠葉黃輪回在粵東一個僻村。長大了,我們成為會行走之樹,在不同的境地中開花結果。琅琅書聲,一直是溫潤的雨露,深入靈魂與骨髓。

忘不了童年的琅琅書聲!書聲是人生的一種潤澤,書聲是人生的一種領悟,書聲是人生的一種境界,書聲是人生的一種鮮艷。

●盈盈書包

在盼望着長大的童年,背着盈盈書包,行走在上學路上。

從家門到校門,是一段以腳印珍藏生命麗彩的路程,既短暫而恒長,既崎嶇而康莊,既窄仄而寛敞。

書包絕不容許乾瘪,要飽裝着不懈的希冀和追求;書包絕不容許窄小,要飽裝着不渝的歷練和修養;書包絕不容許破漏,要飽裝着完美的履德和蹈仁。

鳥兒用小嘴啄醒清晨,用歌聲呼喚朝陽;書包用知識哺育靈魂,用理智璀璨生命。

母親用彩線縫出布書包,是我童年的良侶,是我童年的至愛。

我的書包,內有我砌築理想的圖騰,內有我壯麗人生的火種。

童年的書包,一直伴隨着我攀登成長的嶺岳。書包裝着我的汗珠,裝着我的心血,裝着我的胼胝,裝着我的膽識,裝着我的啜泣,裝着我的笑聲。


我的書包終於成為我的百寶箱。我從書包拿出豪情,來墾拓駿業;我從書包拿出氣質,來垂釣戀人;我從書包拿出器量,來獵納豐稔。

書包裝着精粹,使我在趔趄時,也會唱出響亮的歌謠,把憂傷化作動力;使我在失敗時,也會續邁鏗鏘的腳步,把教訓化作膏澤。

童年有了盈盈書包,睿智而篤實的良方大略,便會成就一生的開墾和耕播。

童年有了盈盈書包,便會蕃衍出心中的俏綠嫣紅的江南錦繡春。

能夠美妙絕倫的書包,必須盈盈,必須厚重;必須風華永茂,必須生機盎然!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