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放牧鄉戀

放牧鄉戀      ◎楊永可◎

 



像新燕,不辭辛勞,在都市的樓林,築了一個小小的巢。巢裡貯着我的生存狀態,抒寫着我的似水年華。

我更常在高高的芒果樹上,或在高高的紅棉樹上,放牧我的鄉戀,放牧於故鄉的青山綠水間。

因為對故鄉懷有濃郁的戀情,我的鄉戀便油然蛻變得更加纏綿,更加美麗,獨特之處,始終是永篤而深邃,博大而執着。

我鄉戀裡的村溪,漪迭迭,情悠悠,從故鄉的活水源頭,汩汩流入我的心海。

我鄉戀裡的螢火,光熠熠,亮灼灼,從故鄉的花梢樹縫,奕奕飛過我的眼眸。

我鄉戀裡的稻禾,綠油油,金燦燦,從故鄉的沃土良田,美美飛進我的碗盤。

我鄉戀裡的情歌,昂亮亮,美兮兮,從故鄉的少女唇邊,姣姣裝入我的背囊。

故鄉的一草一木,寸土尺璧,在我的鄉戀裡,都像文學巨著一樣厚重,令我咀嚼不已,吮吸無窮。

畢竟,滄海有岸,愛海無邊。

我鄉戀中的至高至美,就是崇高而可愛的父老鄉親。他們像故鄉廣袤的土地,生養了我。這是我人生景仰的大智、大美、大善的至境。

還有故鄉月,無論圓似玉盤,還是彎若銀鈎,都一直是懸掛在我的心空,皎潔,柔和。如水的月光,常常打濕我的鄉夢。

我鄉戀高潮兀起之處,是父親青筋暴起的腿腳,是母親脊背佝僂的背影。這是情思飛溢的粵海二胡曲,時而哀怨,時而抑揚。撩情的審美,愁悒的品讀,兼而有之,在心海翻騰。

我鄉戀中滋長出來的鄉愁,是晶瑩熱淚,變成了綴在故鄉花瓣上的露珠?我鄉戀中滋長出來的鄉愁,是長長慨嘆,變成了俏綠故鄉柳絲的春風?我鄉戀中滋長出來的鄉愁,是繽紛暖色,變成了催開故鄉梨窩的笑意?鄉戀和鄉愁,常常合二為一,脫穎出一種生機活力。

我的鄉戀,是我心靈的尤物,是我精神活動的精粹。鄉戀是甚為溫柔之手,輕輕抹去我心頭的風塵。

我的鄉戀,激起詩情千堆雪。於是,年華之筆,便在歲月的芸箋上,寫下難以磨滅的詩行。

我時時放牧鄉戀,獲益匪淺。故鄉,永遠是遊子心中的一炬燭光,一泓溫潤,一坪嫩綠,一片金黃。

我人生路上的每一個腳印,在盛着我對故鄉濃濃的愛和戀。

 我對故鄉的愛和戀,也在心海的潮汐中。

 我願怒放的心花,以遊子握挹故鄉芳春的宿願,在回返故鄉的路上,載歌載舞。

 鄉戀,豐厚了我,浪漫了我,滄桑了我。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