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衷致戀人

衷致戀人     ◎楊永可◎



驚艷無聲,你的含蓄柔情,散發着妖嬈動人的風情,那種淡淡羞澀也恰當地討巧。我不是不喜歡柳橋花媚的美女,而是更鍾愛從心靈深處輻射出深邃智慧和才力的女人,這有着一種抵擋不住的魅力與氣質。

為何一些女子看來清純如水,在言談舉止中,卻流露出美狐般的嬌媚和狡黠?

我認為,女子只有在一顰一笑中,能夠顯現一種端莊和脫俗之美,能夠呵氣如蘭,才能入心入夢。

我們有幸相遇相知,進而相愛,這是三生有幸之事。你猶如一支激情的羌笛,吹出了裊裊的勝於天籟的美韻,從殘冬雪地的淒美中走出,步入了姹紫嫣紅的芳春。

我們用溫潤的閩南方言,訴說着彼此的心事。你的眼裡,飄曳着童年芬芳的炊煙,閃爍着童年飛舞的流螢。你的天真無邪,蘊含着溫婉和深情。

思緒,可以天南地北地飛翔,卻需要生存和溫飽作指引,才不會誤入飄渺虛無的境地。東籬採菊悠悠見南山的陶淵明,南山只能愉悅一下他歸隱的心情,只有把酒中話說的桑麻稼穡,始為他生存的底蘊。愛情,也應該立足於生活之基,不能離開人間煙火。

時間帶不走空間。歲月把我們在愛情路上留下的腳印,奕美地飄出民謠中最佳最妙的音律,氤氳着的溫馨,輕柔地撫摸我們心頭或深或淺的傷痕,讓我們勇往直前,不再書寫追夢的痴語贅言。

生活中難免有穿越心靈的離歌,那麽,就讓我們把惜別譜寫為珍重,譜寫為祝福,譜寫為勉勵。就讓我們靈犀相通地走過荒漠,走過泥濘,走過磨難。最後,又回到當初無塵的純淨。讓孤寂的荒涼,嘶嘯的風沙,俯伏在腳下。

踏實的青春,即使流浪遠方,即使放浪形骸,還會明麗着形神,鏗鏘着腳步。為真情流出的熱淚,不是傷懷的怯懦;為真理跋涉的追尋,更非碌碌的無為。

我們為事業奔忙的腳步,如流泉,永無停止的片刻;我們為愛情翩躚的起舞,如風樹,永無休止的餘地。

戀人啊,千言萬語的縱橫捭闔,抵不上衷心的一句:我愛你,海枯石爛不變心!

看,楊柳依依,勾勒着我們的忠誠不渝;看,夭桃灼灼,燃燒着我們的火紅年華。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