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瀅瀅水鄉

 瀅瀅水鄉      ◎楊永可◎
 

故鄉是瀅瀅水鄉,溪澗溝渠縱橫交織的水網,歲歲網着耕作的豐稔。

流年似水。水鄉每一截澄碧,都是一首清麗的小詩,琤琮流韻,被歲月輕吟淺唱成呢喃錚語。

萬千漣漪,連綴成故鄉曲曲折折的歷史,走進梅花三弄的玉笛,彌漫音律的暗香,讓人們滌亮心靈,洗俏愛情。

輕舟猶如水鄉的木屐,輕輕盈盈在水街中徜徉。或載貨,或渡客,或垂釣,或撒網。一葉葉,皈依着水鄉的脈動,靈巧在鄉民的美願中,曼麗在篙槳的眼神中,繾綣在水岸的吻痕中,在汗水裡溫馨。

水浮蓮擎葉青青,舉花灼灼,原生態的活力,從詩經不老的詠吟中奕然溢出,生機蓬勃,不卑不亢,綽約着水鄉的另一種風情,彰顯着生命的生生不息。

淺灘嫻逸的白鷺,悠然飄然,緩邁長腳而覓食,平添了水鄉的一襲仙氣。少女如花綻放的情歌,呼喚朝乾夕愓的偶伴。

水濱的民居,還有潛藏舊夢的青瓦檐。從檐槽流出的民意,既回望又前瞻,再引吭吼幾聲故鄉稀有劇種西秦戲的曲調,裊裊飄出梅隴黑糯米酒的香氣。古調今聲,在雲影波光間回旋。歌為心聲,激情澎湃訴說着悲歡離合的滄桑。

水鄉質樸的生存方式,若一經匠心獨運之手的點化,便會衍生出時代的經典絕唱。

我從城市樓林的小巢,像候鳥一樣,又飛回了瀅瀅水鄉。這一隅靜臥於粵東梅隴小平原的生養之地,留着我牢牢深扎的根。梅隴是海豐得天獨厚的古鎮,仍然像淡掃蛾眉的少女,分外可愛。

我是詩壇一布衣,寫詩是我靈魂的歌唱。此刻,我卻靜靜聆聽水鄉為我鳴唱的弦歌,沒有化妝和修飾的弦歌。這是純潔的天籟,抖擻着我人性的本真,勃發着我寫詩的靈感。

烙於瀲灧波痕間的記憶,憂傷嫵媚兼有。我曾是水鄉披蓑戴笠的耕者,懂得水鄉不改的靈性。水鄉喜愛淡泊,不喜濃妝艷抹的女郎,搖曳多姿地用高跟鞋,踩碎這兒的恬靜;風情千種地用紅唇膏,吻痛這兒的素潔。

我的水鄉,浸透汗漬,心中的大愛,一直在演繹着一種遮擋不住的魅力。

岸邊簇簇叢叢的丹桃紅杏,映俏着水鄉的錦繡詩意。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