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古棧道


古棧道    ◎楊永可◎

古棧道在艱辛苦澀的歲月裡,彎曲着,起伏着,蜿蜒成歷史的驛道。

縴夫像瘦瘠的毛驢,拉着沉重的碾盤,行走在淋漓的汗水裡。

炎涼世態和厚薄人情,游離出疲累的腳步之外。

方塊字清峻書寫的平仄,在古棧道連綴成號子般的詠嘆,一種扼腕的激動,有着膽汁般的苦衷和慨憤。

文人騷客鑿開古棧道的趔趄和匐伏,是否詠出縴夫歲歲年年的勞苦?

只有縴夫原生態的號子聲,深蘊着骨簫、石磬和陶塤的裊裊餘音,訴說中迭迭憂傷。

錦衣玉食的人,往往把古棧道想像為神妙的飄帶,彷彿走在古棧道上,必奕然飄飄欲仙。他們與縴夫被苦難磨出厚繭之心,相去千里。

跌宕的古棧道,縴夫滂沱的汗血,運載着貨物的流通,成為推動歷史前進的步履一個不可或缺的動力。

古棧道是血管,縴夫是流動的鮮血。一脈流淌着滄桑的演變和進化。

縴夫連同妻子兒女,到頭來,被權貴遺忘於韶光的荒野,任其生死榮枯,只留下慟心的哭泣。

唯稗史和民間傳說,才留下縴夫的斑斑血跡,讓他們在厄難中浸泡成的不朽字詞,高貴成一種意象。

我仔細鑒古觀今,看到縴夫的含辛茹苦,投影於科技的花枝上。他們傷痕重疊的夢,被新時代的曙光鍍亮。

是誰把古棧道,雋秀為今日的高速公路和高速鐵路?

勞動者的勞動,被思想者的思想,構築為人類進步的陡長石階,通往昌盛,通往文明。

在我們的記憶深處,應該把古棧道的形神復活,讓縴夫的靈魂永生不泯。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