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鴨巴甸港的畫舫

鴨巴甸港的畫舫 楊永可



我在心靈可以抵達的的蔥蘢處,尋找著詩意的棲憩地。友人把我的目光,牽引至鴨巴甸港的畫舫。

奕然畫舫,卻把我的思緒,帶到了歷史的長廊。

我不禁想起隋煬在運河上的遊船,由眾多美女背負著彩線紡成的纖繩,牽動著徐徐前行的遊船。船艙裡,燈紅酒綠,弦鳴管昂,歌婉舞曼。

這與鴨巴甸港的畫舫相去千里。腐敗荒淫,被黎庶唾棄的皇帝,已走進被恥辱的墓塚。

悲壯的黃河船夫曲,哀慽的長江縴夫歌,走不進鴨巴港的畫舫。歷史的滄桑,只能壓彎往昔勞苦者的脊背。

鴨巴甸港的畫舫,有紫禁宮的畫龍飾鳳,有黃鶴樓的波光月色,有滕王閣的秋水長天,有清灕江的澄洌秀氣,有日月潭的波光水色??

在畫舫上,看朵朵漁燈明滅,觀萬家燈火輝煌,賞長空星宿閃爍,覽海灣波光瀲灩,品遊人笑意蕩漾。風物神采奕奕,美麗著,遒雄著,叩響我的心門。

我的詩情在漲潮,我的快意在奔湧。

明眸深處的澄碧,往往是夢中遼闊的蔚藍。畫舫構成三座海上浮宮,金碧輝煌中彰現了富麗堂皇,勝似仙境中更悟出賽似皇宮。

滌去市井的喧囂,滌去舞廳的輕狂,心底貯著山林綠翳的靜謐。

這裡寬鬆祥和,毫不森嚴壁壘。人人都可扮王子,飾金枝。這裡不分高低貴賤,個個都可受到皇帝式的禮遇。

杏花村的酒旗,早已在唐詩宋詞中酣憩。"葡萄美酒夜光杯"的詩句,也許還有人在吟詠。畫舫在濃烈的時尚中,叨銜著不俗不凡的古典。

擁抱無塵的心事,靈魂才能得到淨化,生命才能増添美麗。來到畫舫,品讀畫舫,感悟畫舫。畫舫,是充盈著詩情畫意之境,是香港伸給每一位來者的友誼之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