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渠堤野花

渠堤野花     楊永可



故鄉廣袤的田疇,縱橫著排灌的水渠,猶如田疇的血管。品味滔滔流淌的渠水,可以握挹到一種豁達,一種動情。

渠堤上除了稀疏之樹,綿綿不絕的是芳草和野花,為渠堤俏織了斑斕的衣飾。

雜生於芳草中的野花,洋溢麗色,洋溢魅力;充滿誘惑,充滿招引;擎著自信,擎著自尊。

渠堤野花,雖沒有牡丹的雍容,沒有寒梅的傲骨,沒有幽蘭的清氣,沒有茉莉的素潔,沒有荼靡的珍秀,沒有睡蓮的嬌媚,卻有衍生美麗的迎春花,有藴藏童話的蒲公英,有繁蕃俏艷的野菊花。更多的是我無法說出其不
見經傳的芳名。

渠堤的花魂,綻放著一種淡泊的情愫,一種高雅的志趣,一種端莊的神態,一種拘謹的厚重,一種羞澀的蘊藉,一種浪漫的疏狂,一種不羈的野性。

渠堤野花,多開得碎小,星星點點;多開得輕淡,裊裊娜娜。仁心卻充盈著愛意,一瓣一蕊總關情。

渠堤野花,不自居高貴,不自賤卑微,而是摩肩接踵,萃聚而綿延,展現大氣和可貴。

渠堤野花,縱被牛啃過,還是有此落彼起的氣概,不改旺盛著生機活力的韌性,共同廝守一段段時光,令人不敢小視。

渠堤野花,一朵朵,甜美得像少女的笑靨;一簇簇,穠洌得像米酒的芬芳。

親昵渠堤野花,深感那種鋪天蓋地的錦彩,直撲心靈深處。我真想為之寫一篇生命抗爭的禮贊,寫一首群體蓬勃的吟頌。

花季風的響指,時時喚醒渠堤野花的幽夢嗎?

低微而高貴的花魂,恬淡著,殷切著,摒棄奢求的私慾,只是一味為歲月,為群黎,為土地,為大千,默默奉獻。個中優雅的從容,靜謐的淡定,令人贊嘆。

我一貫喜歡親近這些野花,翠綠的靈感,就不會沙化成荒漠。野花仁者的情懷,高志的氣質,資催著心智的成長,嶙峋著詩骨的堅勁。

如果給渠堤野花,潛入幾聲燕語,灑落數瓣鶯歌,一定更美不勝收。

野花面對水渠,雖不是驚鴻照影,卻也抖擻萬迭麗色,千種風情。

渠堤野花,奼紫嫣紅一首詩!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