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九龍公園讀秋

九龍公園讀秋   楊永可



不知怎麼驀地來了傷秋之感,寫下一絕:「黄菊丹楓艷帶愁,橫空雁陣去難留。金風不計離人意,吹皺心河萬迭秋。」也許,古人「悲秋風雨毫端跡,纏綿回盪印心蹊」?

與友人一跨進九龍公園,悲秋的心緒一掃而去。綠翳花香,猶如王者的英發雄姿,佔領了我心靈的山河。這綠,這香,都是樹木花卉生命的本色、心坎的深情,理性地凝成的。

陣陣涼爽的清風,像抑揚柔美的江南採茶調,在層林俏染中,潛入魂魄,一如大江東去,淘掉塵世的煩躁和不快。

香港之秋,偶在雨後,才有嬌媚清朗的晴艷,許多時日還滯留於炎熱之中。如今,觸眼皆是濃蔭撐天的樹木,紅紫妍綻的花卉,千枝萬葉均含露,人穿艷麗類成仙。幽徑聽流泉,碧澗賞珍禽。這渾然不是秦淮脂粉水,流不盡的六朝綺夢。對山水的錦繡,對秋色的明麗,我不能守口如瓶。

友人來了勃勃詩興,吟道:「千株高樹搖雲碧,盈瓢花露濯心澄。」

公園裏的各切,都在幽靜中張揚著靈性,在緘默中洋溢著詩情。這不正像鍾子美詩家所說的「木訥於言,狂瀉於筆」之名言嗎?許多大樹,在歲月的流韻中,心裏一直貯藏著英雄的吶喊。

大千許多花卉,都以芬芳抒寫人類文明史一頁頁人文篇章。自從人類懂了燧木取火和稼穡農耕之後,馨香成了日漸悦目的字詞,撰書著與生活不可分離的卷帙。香港、香山、香州等地名,都與絲綢之路孖生的香料之路,有著千絲萬縷的殷切牽繫。在讀秋中,回眸林和靖「暗香浮動」的名句,重品曹植「迷迭香賦」的名篇,面對眼前的花魂樹魄,我也不嫌淺薄,脫口吟詠道:「潤心秋馥歸誰有?千種風情屬萬家。」

花卉多不擇秋而開,故秋花顯得更珍貴。朵朵枝枝,都瑰麗成無言的樂章,絢爛成成沉默的大?,凝固成深邃的思慮;都有高雅的心態,都有充裕的精氣,都有絕妙色彩。花香匯入心泉,浸漬著文情詩意。我想,坦對美好,心中會生出旖旎夢想,清醒始終是人生的大境界。清醒是飛翔之翼,?負著夢想飛向現實世界的布衣王國,憂樂兩字永是指針。

撩開逼眼綠意,吮吸濃郁花香,在詩心深處孕釀佳句,將「不似春光,勝似春光」的九龍公園秋色,斑斕在遊人的眼裏和心底,來一個別開生面和別開洞天。

徘徊,徜徉。我和友人都深感花香綠意,可以揉去歲月的皺痕,撫去滄桑的胼胝,讓人回到青春年少,回到風華正茂;讓人回到天生麗質,回到娉娉婷婷。我和友人,都深感南國之秋,有一種獨特的品性,有一種理智的心魂,有一種厚重的蘊含,有一種爽朗的美麗,有一種高雅的詩意。

讀秋於九龍公園,受益良多。我要剖開的詩核,不會溢出曹雪芹的「紅樓千古辛酸淚」,而是彰現楊永可的「南國三秋艷麗姿」!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