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行走田野

行走田野     ◎楊永可◎



一,
辛勤耕作的父親,如今年邁體弱了,還不改行走田野的習慣。多彩的田野,是父親一生纏綰情緣的戀人,埀暮仍摯著初衷。

二,
一貫行走田野,父親踏綠稻禾,踏艷瓜花。

泥土的氣息,彌漫著父親的靈魂。阡陌像他佈滿犁痕的手臂,握挹著昨天耕播的壯舉,握挹著今天鮮活的史詩。

聽著莊稼拔節的聲音,父親綿長著鍾愛稼穡的心事。農事,農諺,農謠,葳蕤著艱辛的耕墾和無畏的征服之頑強意志。

父親在田野中的歌哭和汗光,悄悄給予田野膏腴的潤澤,悠悠不息。

父親的心窖,像村頭老井一樣貯著甘泉,以滋養給田野摯誠呵護,甜美得楚楚動人。在一貫的行走中,父親找尋著耕播的真諦,找尋著歸屬於稼穡最深刻最純粹的哲理,找尋著一種閃爍於田野的人文光華。

三,
一貫行走田野,父親踏響蛙鼓,踏亮流螢。

雨前和新霽,父親更寸步不離田野。田水是否留得適當?瓜棚是否依然牢固?豆籬是否插得穩妥?他一概查巡,一絲不苟。

呼喚好雨的蛙聲,此起彼伏,在父親心中敲響了征戰的鼙鼓。有時夜了未歸,一任流螢在身邊飛爍麗燄。

父親的心疆,茁長著殷切關懷農事的藤蔓,在歲月中長青。

行走在田野胸腹深處,父親認為田野是耕者人生一個大舞台,耕耘田野,就是閃亮的登場,用勤勞和韌勁上演激昂的長劇。

父親用一生的堅毅去網獵田野的厚重和豐腴。在他心目中,皈依生存的田野,成熟的金穗就像陽光一樣燦爛。

七彩的夢想,把父親的情愫俏拓得很豁達,很開曠。

四,
一貫行走田野,父親踏厚胼胝,踏湧汗水。

父親素來認為,慵懶者褻瀆了田野美麗的靈魂,辛勞者奇崛了田野可貴的秉性。每一個耕者的人生,都是一首風格獨特的長歌行,都會在壟畝的犁溝蕩漾著美韻。

胼胝和汗漬,是縱橫田野的通行證。

收回凝視田野的目光,卻收不回翩翩騰飛的思緒。父親說,田園養活了人,人更要養沃田園。輪耕,休耕,熱曬,施有機肥,父親千方百計提高田野的肥力,以疊生的胼胝,以如雨的汗水,無怨無悔。

五,
一貫行走田野,父親踏俏溫飽,踏殘飢寒。

父親總與每一道泥浪絮絮交談,總在每一寸壟畦,刻下盈尺的希冀。

田野給耕者以人格力量,以高尚的品德。日子更由於田野無私的賜予,便在一壺濁酒和幾碗米飯間飄香。一旦荒蕪了田野,才難以遁離飢寒。

用汗血餵養的田野,春天嫩緣,秋天金黃。田野也餵養了父親與世代的親人及鄉親。

耕耘田野,父親倦了的心,可以飛回母親為其營造的溫馨之巢。

每一次耕播,都要付出代價,而每一次耕播,不一定有滿意的收穫。

每一次,父親都竭力使之有可觀的抵達。

父親生命之根,深扎於田野。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