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故土的詩意散語 (1) & (2)


故土的詩意散語 (1)  ◎楊永可◎



南海邊上的粵東海豐古縣,是鋪陳著靈魂風土和入世風情的神奇之境。

在崔巍的蓮花山下,在澄碧的龍津河邊,馬思聰的小提琴獨奏曲,鍾敬文民俗學的特有魅力,絲縷不絕;縣城內外的順口溜,小漠的漁歌,平東的客家山歌,鵝埠的尖米謠,昂揚不輟。把海豐構建為人文的保護區,民魂的棲居處,生命的生養地。

走出海豐,沒有走出對海豐的依戀。心靈深處的一瓣心香,始終芬芳著精神世界的遼闊領地。地緣性的切身體察,完美著自然與生存、歷史與現實的靈性和本真。

疊翠蓮峰的峻秀山魂,以詩意的悟覺,以詩性的篤定,讓我品到壯闊的浩然之氣,濃郁的鮮活之美,蘭蕙的清純之馥。從荒山野嶺的自然風光,走進森林公園的人文氛圍,喜孜孜沉浸著地氣滋養的膏腴。汩汩故土血脈,悠悠精神本根,彌漫於山魂每一個部位。

龍津漁唱的繾綣清韻,只留下一個曼麗的背影。星移物換,徘徊於龍津河的天光雲影,為樓影、燈影、人影所替代,游魚可數和槳聲網韻的往昔風情,遠去了,不再了。但植根於黎庶心中的印記,歲月尚難消磨。

麗江月色明媚如故。到麗江賞月的多為情侶?洋溢著鄉土氣息和地域特色的江月,一定更近人和親人。一種讓靈魂扎根的詩畫品質,柔化著人們心境的向善和臻美。

鳳河晚渡中,欸乃一聲山水綠的風韻,為鋼筋水泥大橋所吞噬。一種接近山居式的閒情逸致,為岸花樹鳥所隱掩。清漪迭淌,還恪守著內心的寧靜和器度的恢宏嗎?還恪守著大自然生動優美的氣韻嗎?

海門潮聲不改喧鬧的雄性嘯吟,一種浩博的聲色,壯觀著心靈的氣場。跨越時空的不懈奔湧,屹立著雄奇,濯浣著心靈,感悟著滄桑。

銀瓶瀑布不會名存實亡,只是雨天來得雄渾。每一次對故土的回眸,腳印和生存都相互觀照、銜接和濟美。記憶是甘馨的雨露,滋潤著心田的嫩綠。銀瓶山之瀑,在記憶和回眸中不改大氣的磅礡。

鄉溪堅拒污染的琤琮流韻,紅艷春色的爭妍桃杏,傲放坡巒野徑的山菊,埀根蔓蔓的蒼勁古榕,橫跨溪渠的石橋,築巢農舍的呢喃紫燕,卉木叢中的鳥語蝶趣,秀竿撐天的綠竹,洋溢古韻的石板巷,黑瓦朩窗泥坯牆的老屋,以鞭花甩散朝霧的犁歌,斜風細雨中的簑笠,流淌在皺紋裡的笑影淚光,無不在記憶深處勃發
鄉戀與鄉情。

佇立,大地無言,滄桑蒼涼,故鄉的各切,在追憶中綻放成綴枝的花朵,是否能締結慧思與智悟之果?

回到故鄉,在歲月的折皺中,奕然品讀,慨然領悟,興懷落筆,寫一串深情的詩意散語。把理想化的構思,挹入現實化的描狀,力求寫出心中的鄉愁,心中的戀情,心中的夢想,心中的稗史。

故鄉,尤其與歷史風雲、時代脈搏皿肉相連的父老鄉親,是我永遠寫不完的題材。


故土的詩意散語 (2)  



在崔巍的蓮花山下,在澄碧的龍津河邊,馬思聰的小提琴獨奏曲,鍾敬文民俗學的特有魅力,絲縷不絕;縣城內外的順口溜,小漠的漁歌,平東的客家山歌,鵝埠的尖米謠,昂揚不輟。把海豐構建為人文的保護區,民魂的棲居處,生命的生養地。

走出海豐,沒有走出對海豐的依戀。心靈深處的一瓣心香,始終芬芳著精神世界的遼闊領地。地緣性的切身體察,完美著自然與生存、歷史與現實的靈性和本真。

疊翠蓮峰的峻秀山魂,以詩意的悟覺,以詩性的篤定,讓我品到壯闊的浩然之氣,濃郁的鮮活之美,蘭蕙的清純之馥。從荒山野嶺的自然風光,走進森林公園的人文氛圍,喜孜孜沉浸著地氣滋養的膏腴。汩汩故土血脈,悠悠精神本根,彌漫於山魂每一個部位。龍津漁唱的繾綣清韻,只留下一個曼麗的背影。星移物換,徘徊於龍津河的天光雲影,為樓影、燈影、人影所替代,游魚可數和槳聲網韻的往昔風情,遠去了,不再了。但植根於黎庶心中的印記,歲月尚難消磨。

麗江月色明媚如故。到麗江賞月的多為情侶?洋溢著鄉土氣息和地域特色的江月,一定更近人和親人。一種讓靈魂扎根的詩畫品質,柔化著人們心境的向善和臻美。鳳河晚渡中,欸乃一聲山水綠的風韻,為鋼筋水泥大橋所吞噬。一種接近山居式的閒情逸致,為岸花樹鳥所隱掩。清漪迭淌,還恪守著內心的寧靜和器度的恢宏嗎?還恪守著大自然生動優美的氣韻嗎?

海門潮聲不改喧鬧的雄性嘯吟,一種浩博的聲色,壯觀著心靈的氣場。跨越時空的不懈奔湧,屹立著雄奇,濯浣著心靈,感悟著滄桑。

銀瓶瀑布不會名存實亡,只是雨天來得雄渾。每一次對故土的回眸,腳印和生存都相互觀照、銜接和濟美。記憶是甘馨的雨露,滋潤著心田的嫩綠。銀瓶山之瀑,在記憶和回眸中不改大氣的磅礡。

鄉溪堅拒污染的琤琮流韻,紅艷春色的爭妍桃杏,傲放坡巒野徑的山菊,埀根蔓蔓的蒼勁古榕,橫跨溪渠的石橋,築巢農舍的呢喃紫燕,卉木叢中的鳥語蝶趣,秀竿撐天的綠竹,洋溢古韻的石板巷,黑瓦朩窗泥坯牆的老屋以鞭花甩散朝霧的犁歌,斜風細雨中的簑笠,流淌在皺紋裡的笑影淚光,無不在記憶深處勃發鄉戀與鄉情。

佇立,大地無言,滄桑蒼涼,故鄉的各切,在追憶中綻放成綴枝的花朵,是否能締結慧思與智悟之果?

回到故鄉,在歲月的折皺中,奕然品讀,慨然領悟,興懷落筆,寫一串深情的詩意散語。把理想化的構思,挹入現實化的描狀,力求寫出心中的鄉愁,心中的戀情,心中的夢想,心中的稗史。故鄉,尤其與歷史風雲、時代脈搏血肉相連的父老鄉親,是我永遠寫不完的題材。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