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大鵬所城的古墓石馬

大鵬所城的古墓石馬   ◎楊永可◎



皈依著深圳大鵬所城的魂魄,城墻外側古墓旁的石馬,嶙峋的風骨,撐起一輪血陽,馱著一鞍冷月,把鮮活於史冊上的一幕幕悲喜劇,崢嶸於歲月與民心的深處。

古墓裏曾策馬奮戰的將軍,縱橫捭闔於抗侵禦寇的烽煙戰火、刀光劍影和槍林彈雨中。如今,崚嶒的鐵骨,已鑄成了國族的琤琮編鐘麼?

彷彿從大鵬所城城墻的垛堞奔馳而出,驍騎的獵獵長鬃,裁剪著天際的流霞:得得的鐵蹄,敲擊著大地的胸腹,升騰著難以抵拒的磅礡大氣。邦國和蒼生的傷痛和苦澀,策勵著不懈地出生入死於征戰的棧道,最終才把濺揚起的僕僕風塵,落定為一綹慰藉,定格於馬背上,演化成汗血書寫的滄桑與史詩。

這是女媧補天遺下之石雕琢而成的麼?飛奔之蹄,嘯起淋漓的颯颯英風,曾在徐悲鴻的畫筆下復活。

誰都不難領略石馬如劍的眸光,時時也掠過愛戀鄉邦的縷縷柔情。一副刻骨銘心的俠骨柔腸,展示出修德安民的夙願,含蓄地亮麗於兿術精湛的造型中。

沐浴著讚賞的目光,披掛著稱譽的衷語。所城、古墓、石馬,始終都是啓迪人心的教科書,成為厚重深圳人文底藴的菁華。

青山如黛,綠水如藍,煞住倥愡的行色,健蹄執著站好位置,不倦地恪守著職責。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