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同遊長洲島

同遊長洲島     ◎楊永可◎



永遠難忘同遊長洲島的雅興。

在踏浪前行的輪渡中,你十分得體的衣裙,輕裊風中,展現了你與眾不同的氣質和風韻。我想,接踵而來的,是你作為一個詩眼,有機而巧妙地融入長洲島這一大塊文章,兩者相得益彰,播撒着臻善臻美的青春魅力。

登上長洲島,猶如走進一幅彩墨畫。海浪,沙灘,高椰,在我們的心目中,如濃彩重墨之筆,勾勒着長洲島的獨特風光。

這時,你的千種風情,渲泄着波峰浪谷中時隱時現的女人韻味。你的風情,摒棄平鋪直叙,更非一覽無餘,而似霧裡看花,在朦朧隱約中,蘊有“白雲深處有人家”之感,有一種欲說還休的可貴含蓄。

你的風情,如蝶戀花般濃烈吸引着我,高屋建瓴地征服了我的心魄。這是上天賦予你的翩然風采,更是你修練出來的珍稀精粹。

長洲島彌漫着鄉村氣息。大街小巷,沒有豪華逼人的氣勢,只有簡樸平易的底蘊。路榕岸卉,尤其生命力異常旺盛的印度闊葉樹,都蓬蓬勃勃茁長着。徜徉着的我們,如置身於錦繡之中。

長洲島,平靜中蘊有激情,簡約中蘊有深沉,淡妝中蘊有優雅,古拙中蘊有高貴。美,無處不在,需要明眸慧心地去發掘。

仔細諯詳你,你的形象美,是你神韻疊起高潮的鋪墊和底版。你高雅的神韻,是從心靈深處汨汨流淌出來的芳華,奇妙地美潤着你的形神。在長洲島,我也頗費心思發掘着你的外美和內美。

海灣泳場,秀色可餐的肢體語言,比基尼裹也裹不住。“美人魚”不見得是生動恰切的喻體。但與你一抹深沉的笑意相比,應嫌淺陋了些。

看着泳場的救生員,你說,他們是善良的化身。你曾經悄俏告訴我:“一個女人,善良的品性不可或缺。有了深厚的善良品性,女人才能擁有長青不凋之美。”你的心靈美,深深植根於我的心田。

午餐時鮮美的海鮮和扇貝,都難以追及你迷人的個性。

同遊長洲島,遊出了我們的一段情,深望遊出我們的一世緣。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