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消失的黃河鯉魚

消失的黃河鯉魚     ◎李國七◎
 

來到大陸,我最神往的地方之一,就是炎黃文化發源地的黃河。我時常想:“怎麼樣的流域,才誕生出這麼一個源遠流長又豐腴的文化來?”此外,我還時常問自己:“今天的黃河,與我在書本上閱讀千百遍的黃河,究竟有什麼分別呢?”

到了中國大陸,我的朋友們卻對我說:“古老的黃河,聽起來似乎亙古未變。事實上,每天都在變,不止是類似‘人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所說的細微變化,而是十分巨大的變遷,特別是近年來,黃河的變化更是明顯。某些存在幾萬年的事物,在近幾十年內完全沒有了,比如黃河魚,還有黃河河柴。”

有關黃河鯉魚,很小時候,我是讀過《詩經·陳風》裏邊寫的‘豈其食魚,必河之鯉’詩句。可見三千多年以前,吃黃河鯉魚已經是一種奢華的時尚習慣。此外,還有鯉魚躍龍門的說法。唐朝章孝標也有專門誇讚黃河鯉魚的詩:“眼似真珠鱗似金,時時動浪出還沈。河中得上龍門去,不歎江湖歲月深。”明末清初史學家談遷所著的《棗林雜俎》,更強調:“黃河之鯉,肥美甲天下。”所有的記載,全都是黃河鯉魚知名度的證據。

據手頭上的資料,眾多黃河鯉魚的極品,就是天橋峽的石花鯉魚。兩岸絕壁的天橋峽,位於保德縣城上游二十裏,簡直就是一座巨大的天然石槽,因此落差大、水流急,造就石花鯉魚結實的肉質。更主要的,還是數多石窟和石縫的峽內,生長著一種石花草,獨特的食料,更產生了獨特肉質的鯉魚。天橋峽的石花鯉魚,赤眼、金鱗,身上有十片大甲,脊樑上還有一條紅線,就是再高明的仿冒,還是仿冒不過來。

石花鯉魚名氣很大,產量卻奇少,吻合‘物以稀為貴’的經濟學理論。可惜,到了今天,稀少的資源,相信已經寫進滅絕的品種之一。我的一個當地朋友說,他最後一次見到石花鯉魚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他還是說:“現在,甭說石花鯉魚,就連過去滿河的普通鯉魚也很難見到。”針對黃河漁產的消減,他說,在上世紀中葉,夏季一場洪水以後,黃河灘上大小的水坑中,三分之一的水,三分之一的泥沙漿,其他三分之一,就是被大水沖昏了頭的鯉魚。

當然,那是當年舊事。朋友說:“今天大街小巷滿口強調是黃河鯉魚的鯉魚,全是魚塘裏養出來的黃河浸魚。”(按:黃河浸魚,就是在魚塘裏養大,出售之前在黃河裏浸泡幾天的養育魚。)

據他說,那個時候,緊傍黃河的保德縣城人都沒有吃魚的習慣,也不流行釣魚或捕魚,反而更重視黃河裏流過的河柴。在打撈黃河河柴時候,就是碰到魚,也只把魚和黃河河柴扔在一邊。現在大家開始講釣魚的樂趣,不管清晨或傍晚,黃河邊上總看得到一長溜的當地人在垂釣,可惜,就是沒有魚。就是真的釣到,也只是拇指大小、當地人稱‘沙錐子’的小魚,偶爾才有高手釣到一條半斤以上的魚,而且,只是當地俗稱綿魚、為數極少的鯰魚。就是划船拖網,在黃河上來來回回轉悠,最多只能撈到鯰魚。黃河魚的減量,還不是因為人為捕撈,而是因為各種嚴重的污染。難怪我的朋友慨歎說:“有魚的時候,不知道吃魚,現在知道吃魚了,魚卻沒有了。”

說話的時候,朋友語氣平淡,聽到我的耳朵裏,怎麼卻感覺有股說不來、帶著遺憾的感傷呢?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