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一次幸福的機會

一次幸福的機會       ◎李國七◎

認識小傅是透過一次偶然。當時,感覺上他是一個非常有男人氣慨的男性。那種男人,也是我夢中的男人。不過,雖然喜歡他,但我不是主動派的女人,我愛,但我不敢主動。知道這件事的朋友都說我太閃縮了。他們說:“愛一個人,就要跟他說。否則,你不可能擁有幸福的機會。又說什麼,這是一次幸福的機會,千萬別放棄。”

無論他們怎麼樣遊說,我還是不敢主動。一個女人的高度與價值,不是因為她們的矜持嗎?

那場等待是漫長的,也是痛苦的。不是肉體方面的痛苦,而是精神方面的煎熬。

直到有一天,小傅主動追求我。收到他的玫瑰的那一天,我以為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你欣賞的男人竟然對你動心,還有什麼比這點更幸福?本來我以為沒有幸福的機會,它竟然敲打我的窗門。

我非常重視小傅對我的愛情。在他的面前,我總是非常的謙卑、妥協。為了愛而妥協,應該不是一件令人委屈的事。我常常對自己這麼說。

小傅給我送你多多的玫瑰與諾言,我開始熱戀了。我可以感覺自己在小傅的愛情焚燃之下,產生了全新的活力。在熱戀以後的三個月,小傅向我求婚。我連考慮都不考慮就點頭答應了。我愛他,他愛我。通過愛結合的伴侶,有什麼理由不會幸福的?我這麼對自己說。

爸爸媽媽勸我冷靜思考。特別是媽媽,她說:“身為你的母親,我當然希望你幸福。不過,才認識短短三個月,你就答應跟他結婚,不是太草率了一點嗎?”

好朋友英靈也勸說:“你難道不要在考慮嗎?”

他們的勸告對我而言,實在太遙遠了。當時的我,似乎踩在雲團上,整個人似乎飄飄然的,生命中的唯一目的,就是嫁給小傅,做他合法的妻。我已經沒有其他的要求了。我愛他,我以為愛就是一切。

開始時,不能否認,我們真的很幸福。小傅是一個強壯的男人,他在哪方面又似乎很有經驗。在他的面前,我是一個幸福的小女人。當小傅建議我辭工不幹,再一次不經過考慮我就做出了決定。當時,我只想留在小傅的身邊。況且,小傅有自己的公司,有固定的收入,我們在錢方面應該不會有問題。所以,當英靈再一次勸告我,我認為她在妒忌我的幸福。我甚至對她說:“一個女人的歸宿,老實說,還是在一個男人的懷抱裏。什麼婦解、女權,都是騙人的東西。”

當時,英靈是有點擔憂。她再次的問我:“你真的很幸福,是不是?他對你,真的很好嗎?”

“當然!”我的答案非常簡單。

小傅對我真的很好。我沒有欺騙關心我的朋友。他從來沒有忘記給我送上玫瑰。我相信他沒有忘記他對我許下的諾言。

那是六個月以前的事。似乎遙遠,其實剛剛發生不久。小傅六個月以前的溫柔、體貼、深情,似乎完全蒸發。最讓我感到難過的,小傅竟然變得非常暴燥,動不動就動粗,特別是他喝醉酒的時候,根本不像人,更加像一頭野獸。我實在不能忍受下去了。我想到離婚。

小傅說:“不要用離婚來威脅我。你是我的,你不能離開我,誰也不能讓你離開我,或許把我從身邊帶走!”說吧,冷笑連連。

小傅的反應讓我大吃一驚。這個男人,就是曾經溫柔的男人?我不想掉下眼淚,但我的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

才六個月,怎麼一切美好的已經完全過去?

小傅沒有忘記過家用,他在哪方面的能力也非常強,至於禮物,小傅從來沒有少過給我。他的唯一缺點,就是喜歡動粗。我跟他理論過,他的理由非常粗俗:“你是我的女人,這是我的權力。”他讓我想到自己是一頭他馴養的畜生,沒有沒有自由自主的權力,當然也沒有自尊與尊嚴可談。

這一次幸福的機會,我很想掌握,我很想維護。但,我一個人的努力,畢竟能力有限。

然後,我懷孕了。開始時,事情好轉了一些些。可是,小傅還是不能控制他自己。針對這件事,他自己也非常清楚。他說:“我知道我的問題,我也想改,不過,我就是開不了。”

一天,我認識了小傅的前妻。小傅曾經結過婚?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是那個女人先跟我打招呼的。“我知道你!”她說:“他對你還好嗎?我的意思是他的習慣!”

我明白她指的是什麼。

我搖搖頭苦笑。

“不好太勉強自己。”她語氣深長的說。

或許她的話啟發了我。我決定離開小傅。當我以為的幸福的機會,其實只是煎熬,我決定放棄。

我再一次提起離婚的建議。小傅當然不理會,反而對我拳打腳踢。我沒有辦法,只有報警,我申請了人身保護令。

帶著我們的孩子離開,我決定再找另一次幸福的機會,一個遠離小傅的幸福機會。

小傅威脅我,說不會放過我。但我不管。我對自己說:“不止我一個人離開過他,在我之前,不是曾經離開過他嗎?一定有方法離開他、遠離他的暴力的。”

跟小傅在一次,我仔細的算――不過短短的兩年,可是,竟然仿彿耗費了我一輩子似的。

一次幸福的機會!我對自己苦笑。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