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離別的武漢

離別的武漢     ◎李國七◎
 

離別的那天,武漢在下雪。

那天一大早,他就出去買票,我準備送別他,送他走後,傍晚搭飛機趕回上海。然後,他撥電話說,買好了票,10點鐘離開武漢。去了車站,才知道大雪紛飛,汽車不能開出站,必須退票。

自己的航班卻定了,下午六點半的飛機。我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對我的不好還是什麼,竟在我要走的這一天大雪紛飛。雪很大,我和他拎著大皮箱,出行因為行李已經不方便,心情更是出奇的低落。天氣倒不太冷了,至少沒比之前冷多少。他去退票,順便看看其他選擇,拖著他的行李,我有點不知所措。下雪的天空,武漢的雪,偶爾有風,思緒一下子跌到了低谷,仿佛是個無底洞。

想到自己稍候一個人到飛機場趕班機,心情是冰涼的,再加上這麼冷的天氣,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也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來。武漢人都說46年難見的大雪,卻讓我看見了,應該欣慰才是,怎麼我的心卻沒有任何喜悅,更多的是落寞、低落和沉重。

在車站逗留到中午,他叫我先走,叫我別管他,他會照顧好自己。他難道不知道,這是捨不得嗎?就連飯,就是自己喜歡的菜肴,卻吃了好久也沒吃得下,難道是我的胃口不好了嗎?還是我真的吃不下飯?我相信更多的,不是物理因素,而是心情。我記了吃了很久,好不容易才全咽下去。他叫我走,我終於回到賓館,整理一下所有的東西,就得去機場了。東西不多,一個皮箱就可以帶走一切,帶不走的,就是牽掛和此時此刻的離情和激情。你走了,伴我度過幾個月時的你,今天該是說再見的時候了,來年還能再見嗎?不要揮手,我能夠帶走的,已經帶走了,不能帶走的,已經留下了。短暫的相集,最後帶走的,只留一點點余溫,還有遺憾。

還剩下幾個小時的時間,不知道怎樣過了,感覺時間好像有點難熬。武漢的規模挺大,人潮也洶湧,全是從四面八方趕回家的歸人。似乎心裏還有點事沒有做、有些什麼沒有說完,要不然就不會感覺怪異了。想了好久,才想起來了,原來是自己沒有到過他的家鄉,慫恿他帶自己回去幾次,他就是不肯,後來我也放棄了,此刻怎麼卻湧現無比的遺憾呢?

一個人前往機場的路程感覺很遙遠,天空還在下雪,還是下得那麼的憂鬱而沉重,一直都沒有停過。時間不等人,我是不可能等雪停了才走,於是匆匆的拿了行李,踏上了歸途。本來想在離開前和他再到附近的小食店吃幹撈面,可是,好多人在排隊,相信他也不會離開車站,只為了吃幹撈面,我不能等了,就匆匆忙忙的走了。為了讓他能在車上吃到點什麼,買了一個烤麵包。我把麵包送到了車站,打著傘,雪化水,濡濕、沾濕了身上的衣服,行李包也被弄濕了。在雪中匆匆的趕路,寒冷的天氣裏,感覺更加冰冷。天氣真的挺冷,拿行李的手,也在凍得通紅了,嘴裏呼出來的霧氣,帶著絲絲的冷意,呼吸也不斷的冒著霧。大概三十多分鐘的路程,我到了。把烤麵包遞給他,揮手,告別了。

雪,還在下。但,在這個時刻似乎小了一點,但這也未能使心情舒暢,因為,這是個道別的雪天,帶著太多沉重的思緒,而沉重的思緒,也許又將化作反向的個別兩行軌道,一路上賓士、揮灑。小小的心,哪能裝下沉重的心情呢?也許,雪天裏的別離,總是帶著太多屬於別離的憂傷。

我叫了的士,坐上去。車才行走了幾站路。突然,‘砰’的一聲,車停了,發動機熄火了。坐在後坐的我,也跟著衝力向前沖去。開始時沒有感覺,等反應過來時,才知道出了車禍,竟然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我可從來不曾發生過。好嚇人。車也因為發生了車禍,沒有再走了,再看一看我,自己也沒受傷,還是換車走,畢竟自己還得趕飛機。走了一站路的路程,天空似乎放晴了,雪已下得很小了。

趕到飛機場,我是早到了。還要等兩個半小時。癡癡的坐著等吧,等飛機的時刻,最無聊了。如何打發這兩個多小時的無聊時間?我抽出手機,給他和遙遠的朋友發短信,說起剛才發生的事情。他們都叫我路上小心,之後就是祝我一路順風、好走了。可是我再也沒有回信了,擔心手機沒電。

等飛機的時間,一秒一秒的走,走得那麼慢。好不容易,等到六點半了,等待的人流開始湧動,可以上飛機了。只是,廣播裏播出了飛機晚點的通知,而且還是晚點一個小時半。天啊,這可是殺人啊。無語了,我無語了。好不容易才等了兩個多小時,結果現在還得再等一個多小時,真的無語。熬吧!終於不知熬了多久,時間才過了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後,令人憎恨的事情再度發生,飛機繼續晚點,晚點一個小時半。這次,我徹底的無語。當終於熬到飛機可以起飛,人好多啊。擠得我幾乎腳步無法移動。經過好一番折騰,才終於上了飛機。

飛機上,坐在我旁邊的都是女孩子,左右方和前後面,嘰嘰喳喳的說話。只有我一個是男的。好幸福哦,他可能會這麼說。氣氛仍然是有點沉默,但不是那種沉默得無法可救的地步,畢竟,還是有話說的。坐在我左邊的女孩最沉默,坐在我右斜對面的女孩最活躍。若要我說對她有感覺的,也許就是坐在我左邊的那個女孩。可惜,遺憾的是我沒有要她的聯繫方式。也許,這是我離開武漢的第二個遺憾。第一個是我沒能看到他走。

一個小時多的飛行,但等待的折騰,讓我感覺好累。在飛機上,也沒吃到什麼,什麼好像也吃不下,實在是餓得不得了了,才喝一杯橙汁加冰塊。

終於是離開了,帶不走的點點余溫、點點記憶,以及記憶裏的點點遺憾。

不需揮手吧,我怕一揮手,什麼也就破碎了。包括記憶。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