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活著

活著       ◎李國七◎
 

我看到擱放在桌子上的鑰匙。他走了,沒有說再見就走了。沒有說再見,沒有吵架,沒有解釋,也沒有任何歉意的話語。

這種分手的方法或許是最殘酷,但最有效的。沒有好好的說再見,就不會有牽掛與希望,把心裏些許殘存的渴望也捏殺。

我收拾心情去上班。上班的路何其的漫長,大太陽在頭上高掛,但總感覺有些什麼是不一樣了。這種心情,宛如多年以前的初次別離,必須跟現在告一段落。不過,那些年的分開,往往是我主動的。現在,留下來的那個人卻是我。

路上的人依然。匆忙趕上班的人。這座城市依然照舊運轉,沒有因為少了誰而改變。公司方面也有要忙的業務與項目。同事們來回奔走,為了失去的單而煩憂,為了剛拿到的單而慶倖。我希望透過工作的忙碌疏解心裏的壓力。

但回到家,冷清的家何其讓人感到傷感。

一個曾經有喧嘩的家,頓時靜了下來。人去房空的寂寥,也是一種繁華以後的空虛。

當然,也不是不知道他遲早會走,只不過希望把相處的時間延長,能夠拉長多久就拉長。

多少年已經沒有過的傷感,今夜再一次侵襲。我望向窗外,朋友送的那盆茉莉花,本來以為可以分享的喜悅,這一刻似乎在諷刺著我的傻。

不止一次他說:“我是不可能愛上你的!”

但,自己就是不信邪,以為自己的好、寬容,能夠留住一顆心。其實,自己何嘗不知感情這種東西是不能勉強的。只不過,只要還有卑微的希望,就像捉著不放。

理智,在感情面前,萬萬是無能為力的。

現在他走了,帶走可能的希望。或許,他的絕情,能夠讓自己走出感情的漩渦。

這麼想,手指卻不聽話的給他再撥電話。

告訴自己:“明天吧,明天就開始學習忘記、練習忘記。”

老實說,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夠把自己從這場痛從拔出來。

或許,需要的,真的是時間。此刻,我只能按照感情的顛簸繼續生活下,活一天就是一天,同時不斷的鼓勵自己:“做深呼吸,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