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越南金昌魚

越南金昌魚  李國七



朋友寫一首題為《一尾魚》的詩歌。我問是什麼魚,朋友說是:銀鯧魚。

銀鯧魚來自越南,也是朋友鄉愁的味道。朋友說的銀鯧魚,我的另一些朋友卻強調是金鯧魚,金與銀之間的差距,就是幾百塊錢人民幣的距離。金鯧魚說是越南的特產,其實也是東南亞國家的產品。我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小時候除了白鯧黑鯧,生活中少不了這種金鯧魚。60年代的馬來半島東海岸,黑鯧、白鯧、金鯧的價格都不高。最為珍貴的白鯧,不過是幾塊錢一條,而黑鯧金鯧,就更加廉價無比。白鯧肉質嫩,多數用來清蒸。黑鯧有股味道,我媽往往幹煎,回鍋後加點辣椒、番茄,還有東南亞都有的一種酸果提味。金鯧的烹煮方式,多數烤或幹煎,不過沒有回鍋,只需要一點蔥花、麻油,醬油,就是美美的一碟主菜。那個時候,在諸多鯧魚類中,就數金昌魚價格最便宜,也是會過日子比如我媽的首選魚類。

離開東南亞,我去過很多國家,讀書或工作。在不同經緯度的國家,氣候、溫度,甚而海域特性不同,開始見識不一樣的海洋生物。金鯧魚從生活中逐漸隱退。不同的魚,在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飲食文化薰陶之下,開始呈現更多樣化的烹飪方式。英美單調的碳烤、微波爐烤魚、裹一層麵粉熱油炸魚不說,在西班牙、希臘等地中海國家,各種魚類加各種香料,呈現出各個民族對飲食的信念與迷戀。不過,就是一直沒有再見到金鯧、黑鯧或白鯧。

我問過一個較為親密的西班牙朋友,他對我說過:“鯧魚是你們亞洲人的魚。”

亞洲人的魚?我有點懷疑。有一度我在日本與韓國逗留,無論內陸或沿海城鎮,從來沒有見過金鯧魚。那個時候,我認定死理,咬定金鯧專屬東南亞國家。來到中國大陸工作與生活,我卻再次與金鯧相逢。後來,經過一定的研究與資料收集,我終於知道,金鯧魚是暖水性中的上層魚類,一般棲息在印度洋、太平洋、大西洋的熱帶、亞熱帶和溫帶海域。金鯧的體型較大,疏疏落落的存活,一般不拉幫結派,組成大魚群,春夏季從外海游向近海,冬季又遊返外海深水域。成長期的的金鯧魚,個體往往可以達到5公斤或10公斤。

我的一些福建同事強調金鯧魚肉細嫩、味鮮美,換一句話說,就是一種相當名貴的魚類,可惜產量不大。在中國,有市場就有人動腦筋生產,所以被鎖定為一種海水養殖的物件魚。當然,相對臺灣的養殖技術,廣東、廣西、福建僅僅是捕捉魚苗,沒有進行魚類育苗。有一次到福建做項目,朋友還帶我前往海魚養殖區調研,看到不少網箱餵養的金鯧魚。據朋友說,不僅僅是福建,廣東也不少養殖金鯧的網箱。不過,魚苗多數來自成功育苗的臺灣或海南。

“養育的金鯧魚,”朋友強調:“肉質不如野生魚。”

無論被馴養,還是野生金鯧魚,結果就是變成餐館上的舌尖味蕾。有時候,我覺得有點殘忍,不過,回頭又去吃。當然,金鯧魚也可以是一首有關鄉愁的詩歌,至少,對於我,金鯧魚就是一碟餐桌上的味蕾鄉愁。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