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刺芫荽 Ngo Gai

刺芫荽 Ngo Gai    李國七



刺芫荽原本是一種野生蔬菜,多數生長在肥沃陰潮的草坪上、溝埂邊,還有竹林下。記得小時候經商環境普遍並不發達,菜市裡販賣的蔬菜品種也不多,刺芫荽這種野菜,更非菜市裡的常見蔬菜。當時,我們住的小鎮離開發展與現代化進程還很遠,到處都是野地、叢林與原野。那是家家戶戶經濟環境非常匱缺的時代,大自然與原生態環境很好,河流就是河流,草地就是草地,野菜多野魚多,吃喝根本不是問題,就是沒有錢。偶爾我媽到野外捕魚摸蝦,尋找竹筍或菇菌類,見到長得肥美的刺芫荽,總會挖掘幾株回家,擱在屋子後頭的水井邊上,有時候食用,有時候忘了吃,反正不要錢,也顧不上枯黃或幹壞的浪費。

隨著現代化進程急促的步伐,我進入中學的時候,周邊的野地、叢林與原野大半已經大量開發。當年湍急的河流紛紛被截流,茂密的叢林、野地與原野,也給各種現代化建築取代。生活中包括刺芫荽的野菜,已經很少在原生角落出現,倒是專門栽種香草、香菜的農場,與一般家裡有空地的家庭,紛紛馴服並且種植刺芫荽。一些栽種過刺芫荽的朋友強調,刺芫荽引蝸牛,一旦種植刺芫荽,家裡就蝸牛特別多。我特別喜歡刺芫荽(ngò gai)的味道與嚼勁,完全不考慮蝸牛災患的可能性,把ngo gai栽種在我馬來半島家的院子裡,倒也沒看到幾隻蝸牛。

刺芫荽,我的馬來朋友強調是ulam,也是一種生吃的香菜或香草,跟傳統的芥藍、菜心、空心菜不同。菜心、空心菜、芥藍等,馬來朋友必須烹煮來吃,而刺芫荽,在馬來半島馬來人的餐桌上,主要扮演涼拌或蘸醬菜,可有可無,有的話是多一種選項,沒有也不要緊,還有其他可以選擇的蘸醬或涼拌菜。我認識的客家人人家,吃蒸雞或蒸魚時候,刺芫荽卻給切成細片,擱拌入以沙薑作為主料的醬料,強調刺芫荽配上沙薑醬料,把蒸雞、蒸魚的味道完完全全的解放出來。那個時候,普遍家庭的經濟狀況都一窮二白,蒸雞、蒸魚算是奢品,難得一吃,他們全力以赴把美食儘量拔高、提升,我完全可以理解。馬來半島的印度家庭也常用刺芫荽,印度家庭主要烹煮咖喱,當咖喱快熟的時候,撕幾片刺芫荽,算是給咖喱添加一股清香味。

長大後離開馬來半島,我在世界的其他角落遊蕩,我發現刺芫荽並非馬來半島居民的飲食專利。泰國人的湯、咖喱、涼拌等菜肴,往往可以看到刺芫荽的影子,泰菜裡的刺芫荽並不顯眼,它出現在食品的邊邊角角。作為點綴或提味。輪到越南出名的pho,幾片刺芫荽就不可欠缺,刺芫荽與九層塔,簡直就是pho裡除了芽菜的主要蔬菜。開始時候,我還以為刺芫荽的蹤跡只限於東南亞的版圖,後來才發現,不僅僅是東南亞可以見到刺芫荽,澳洲、美國加州等,也時常見到刺芫荽,而且,這些經緯度與東南亞不同的地域,長出的刺芫荽個子更大、更柔軟、更嫩,散發的清香也更加濃郁。跟我的越南朋友提起這件事,他們卻強調,ngo gai就是ngo gai,別個地方的ngo gai雖然好,但是吃pho,還得找越南ngo gai,因為味蕾鄉愁的食物,講究的是原汁原味。突然我想起,改天見到馬來半島的馬來友族或泰國朋友,得問問他們的看法。不過,我相信,食物是一個民族的私人味蕾財富,他們的意見,應該與我的越南朋友沒有太大的差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