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千里

千里   李國七



“今天打錢嗎?”早上九點十四分的微信資訊如是問。

認識十來年了,除了缺乏一紙證件作為證明,情人或夫妻會幹該幹的事,我們全都做了。在那層掩蓋、庇護我們的小屋簷下,我們隱匿的渡過我們的私密生活。當然,特別是中國現在的現實生活中,避免不了要為五斗米折腰,在歡度歡享兩人世界之餘,也不能排除或親或疏的人文社會關係。

“落葉總要歸根。”你對我說過。“老爸老媽老了,沒有人照顧,近年來工傷、農傷頻繁發生,不回去照顧他們,根本說不過去。”

歸根的必然我們都有一定程度的共識,肩負孝順的本意,也是值得珍惜與支持的事情。只不過,你選擇歸根的角落,不是我可以自由奔走的世界。那塊原上之地,就如你強調的,生你、養你,但是基於價值觀與人文圖址,絕對不是北京、上海等懷抱世界具有全盤考慮世界觀的土地。在北京、上海等國際化大都會,大家的認同度、認可度絕對個人、誰也不理別人家裡的瑣事。而在你的原上,大家在累積金錢與實業、事業成就不高,流言蜚語卻宛若冬天飛雪,下得沒完沒了。

那個原上我去過,不是歸入,而是短期逗留的過客。觀光,當然也沒有轉化成深度體驗。何況,你返鄉創業,養豬、種植小麥、苞米等之外,還開了一家五金總匯小店。忙,你數次強調的。

你的忙我是知道的,我知道因為我一樣忙,為了卑微的薪酬,幾乎把自己完全賣給了公司。除了正常的工作日,到了週末,還是沒有任何休息時間。就是摔了腳,腳腫得豬蹄一樣,還得到處見人、談業務。與你的距離接近,可能稍微好一些,寂寞或鬱悶時,可以發脾氣、傾吐嘮叨,紓解緩解負能量,重新找回正能量。可是,我們之間的距離,以古話來形容,絕對是在千里之外。

千里,就是你在西部大崛起邊緣的什字扮演孝順子女的角色,而我,我在鋼鐵重鎮的唐山賺取卑微的薪酬。你說過你也愛我,“也”是因為我愛你的回饋與回應?

千里,等於資訊必須通過微信、電話流轉。比如天氣,你說這幾天熱死了,就連這些年回應退耕還林陸續栽種的槐樹、小葉楊等也不能掩蓋、驅逐。屬於約若相似的北歸線,什字、長武熱死的當兒,我處身的唐山也好不到哪兒去,以科學的衡量指標,每天氣溫徘徊在37度左右,就連偶爾進駐的夏天暴雨也無法有效降溫。公司裡的人已經紛紛借助西瓜、冰棍來調解體溫,講究中式理療的,各種中藥、草藥、古方紛紛出臺。我拐著臃腫的左腳,等待公司司機出現,或者去公司幹活,或者做些生物電治療,抽疼的腳,千里之外的你,相信不知道,不過知道了,你真的會關心嗎?你最關係的、忙著的,只是如何在短時間內累積財富,試圖改變出身,擠進小康甚而富裕的群體。我絕對相信這一點,否則你每次來短信或撥打電話,怎麼全是與金錢、與投資相關?

坐在我30樓的公寓房裡,隱約聽得到汽車的喇叭聲,這座七百多萬人口的三線城市,急躁是避免不了的,分秒必爭的是追逐財富機會。他們的態度也是不可厚非,究竟這個時代沒有一樣服務不需要借助金錢就能消費的。遠在千里之外的你,相信也沒有擺脫這種模式或形式。

距離最近一次見面,不過一周過去,我在千里之外的城市,突然深深想念原上的你。炎熱或下雪的原,我們的短暫相處,我們的爭執與吵架。我真的很想告訴你也渴望你認同,金錢真的不等於財富。在這個擁擁嚷嚷的人世間,除了金錢,真正的財富難道不是人情與感情嗎?我是相信,從情感的角度出發,生命才會更加飽滿與珍貴。

窗外突然飛來一群鴿子,吱吱喳喳的不知道在告示什麼新消息。我在唐山,寫稿、寫報告,想念千里之外的你。在我深切的想念的時候,你有沒有想念我呢?在忙著賺錢與游走網遊之間,有沒有撥出一個空間給我、裝載屬於我們的感情財富?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