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背風的窗戶

背風的窗戶   李國七



兩天前我到了瀋陽,乘坐z型號綠皮火
車。說是偏慢的綠皮火車,不過因為是直達號,從出發的城市到目的城市,不過是短短的五個小時,時間還是不算太長。出發時候陽光普照,頂著大太陽的天氣,抵達盛京也是瀋陽,卻是細雨飄飄。從雨中出站,拎著大包小包行李,跟朋友在細雨中等候的士,也是來到中國一個全新的經驗。

這些年在中國,我是被寵壞了。開始時候在跨國公司工作,公司把行程安排的穩穩當當,後來跟朋友組織公司,因為打開了朋友圈子而圈子裡的朋友相對富裕,所有的接待更是超標。這一次,因為時間的安排出了差錯,我臨時起意,到瀋陽找一位財富方面不是很富裕卻人很好的朋友,這位朋友沒有司機,我唯有跟他同甘共苦,一起等公共交通工具。我的這位朋友從事鋼鐵行業,不過選擇較為狹隘的領域,行業趨勢好,他沒有大起,行業趨勢壞,他也沒有大落,外頭的行業的風風雨雨,幾乎跟他毫無關係。

有一點閒錢,朋友租了一塊90畝左右的農地,從開始時候的香椿,後來大量種植一種名叫歐李的地方野果。幾年下來,陸陸續續累積了三四百萬的投資金額。這些錢,在今天的中國大陸,真的,不多。跟他聊起的,自然是農地、收成與農產品市場的那些事。當然,這種話題,我最渴望交流的物件,是你,不是其他人。可惜,不知道是你避忌多,還是覺得我跟你不是同業,跟我交流這些事很費勁。

在瀋陽的日子,我跟朋友到處走動,探索探訪的,多數是農村與小企業,算是以另一種方式認識小農經濟。這些群體,也是朋友的生活圈子。畢竟務農,在東北這片土地上,除了大型國企的職工、開小商店等,已是大部分老百姓的生活常態。只不過,東北的農莊較為隨性、粗獷,沒有進行現代化管理,就連土地空間的應用,跟歐洲、日本等精細化管理的農莊,還是有很大的差距。我去過歐洲與日本的不少農莊,無論是農作物選擇、空間利用,還是後期的市場行銷手段,極之講究與細膩,而在東北,從農作物的選擇,空間的部署,還是後期市場的醞釀經營,還是相對隨意、隨性,沒有經過任何匠心的經營。細心經營的農莊,從遠處看,就可以看到農莊週邊的香花、香草、香菜,靠近的話,看得到籬笆或圍牆上攀爬的藤類農作物,進去的話,除了主流農作物,空出來的狹窄空間,還栽種許多按照顏色、體型高低大小的農作物,組成一幅優美的田園風景。這些我臆想中的場景風景,卻沒有在東北農莊出現。我這陣子做不少特色小鎮與田園綜合體項目,迎合國家大力推動的全域旅遊戰略,希望通過旅遊拉動鄉鎮農村旅遊業,進而把農民從貧窮困境拉出來。不過,從我的東北鄉村調研經驗,東北的鄉村旅遊屬於初級的基礎旅遊狀況,我在想,那個戰略,還是任重而道遠。

想這些事,組成文字寫出來的時候,我人在一家朋友安排的旅館住宿。住的房間,剛好有一扇背風的窗戶。這幾天降溫,秋天的寒意從敞開的窗戶陸陸續續的吹進來。秋天是到了,我突然想起在火車上認識的一位元小年輕,他人住瀋陽附近的盤錦,也是以河蟹與蟹米出名的遼河下游,記得他約我到盤錦找他,說請我出盤錦河蟹,秋天,正好是蟹肥適合吃河蟹的最好時候。

就在背風窗戶的房間裡,我思考、寫作、想你,並且開始計畫下一步的計畫與行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