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按停時光

按停時光   李國七



當時離開,我從來沒有想到回去以後,迎接我的不是當年記憶裡的人、物與事。我也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捨不得曾經離開的地方,彷彿記憶裡一抹光亮的色彩,以為人去茶涼無所牽念,一切的一切,在不經意的瞬間,卻活了過來,霸佔記憶一個充滿情懷的角落。

讓我魂歸的地方,自然不是完全一個陌生的地方。這些地方,有時候少不了讓自己牽掛的人,因為人或人文,對一些地方有莫名的牽掛。有時候不認識當地人,不過“偶爾到此”一遊,景物卻對我形成巨大的重擊,比如那些被建設遺忘的小鄉鎮。那些被建設遺忘的小鄉鎮,節奏緩慢,就連在牆上攀爬的苔蘚、青苔,好像比其他地方的雜草長得慢半拍。地方居民的生活常態更是慢的不可理喻,就連應該鬧哄哄的趕集,人群的步伐還是無比的緩慢,仿佛按停時光,不肯也不願意讓熱鬧的場景過去。可能金錢方面的短缺或時間太多也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那些人的講價,可以一塊錢一塊錢的講,時間在這些地方是用來浪費的。

記得一個小兄弟說過:“在這些地方,時間不是用來浪費,那用來幹嘛?”

那些節奏緩慢的小鄉村,基本上沒有夜生活,入夜七八點就是上床時候。結婚了的夫妻還好一點,至少有可以陪伴彼此的體溫。體力過多的年輕人,孤寡的男女,夜生活絕對是長夜漫漫何時盡的經典煎熬場景。在中國,這些人的選擇,就是喝酒、打牌、吹牛。這種情況,當然不僅僅是在中國大陸,就是號稱世界最進步文明的美國,一旦進入偏遠的小鎮,比如沿密西西比河流域的小鎮小村遊蕩,情況還是一樣。那條發源於美國北部的艾塔斯卡湖、全長3767公里的上密西西比河,號稱北美洲流程最長、流域面積最廣、水量最大,位於北美洲中南部。河流年均輸沙量4.95億噸,流域屬世界三大黑土區之一。聽起來非常宏偉,河流流過的地方,除了少數繁忙的現代化城市,大部分還是人口稀少的寂寞小村小鎮。這些地方,生活是緩慢,也是世界文明進程遺忘的角落。沒有其他活動的地方居民,選擇的活動還是喝酒、吹牛與打牌。不同的是,中國似的打牌是麻將,而在美國的那種地方,大家選擇撲克牌。

在那些地方,時光已經被按停,所有的人、景、物,繼續曾經的節奏,沒有前進、進展,繼續保留當年的顏色。當然,有一些激進、有遠見或不肯浪費生命中最好年華的人,不再留戀,紛紛選擇遺棄,去往陌生的城市,無論成功或失敗,不管有目標或盲目流浪,主要還是要離開,在有可能性的年華,在有可能性的地方,給自己一次或一些轟轟烈烈的機會。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