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竊取故事

竊取故事  李國七 



地鐵開得很快,不過,車廂裡總蕩漾一種跟隨節奏搖晃的從容,根本沒有感覺到車速的快。同一個車廂裡,乘客站著、坐著,有時候彼此的距離非常近,卻不交談,也沒有交流,仔細掃描分析,他們之間彷彿熟練又巧妙地避開相交的眼神。以英語諺語來形容,就是彼此之間儘量保持一隻手臂的距離。

白天上班時間比較繁忙,我沒有仔細分析車廂裡的情節。黃昏或晚上下班時分,謝絕地鐵高峰期我夜歸,人是有點疲憊,不過,可能因為周邊略帶倦意和疏離的氛圍,總會透過玻璃車窗的反射,靜靜地偷看車廂裡的陌生人,以及與他們有關,幾乎川流不息的人生片段。那位玩著手機的小姑娘是跟她遠方的愛人在發資訊?那位戴著耳機的年輕人是在那種情懷之下聆聽那首歌爾後累積怎樣的心情與情緒?那位中年婦女憂慮的臉龐在想的是菜米油鹽,還是對丈夫禁不起外面誘惑的擔憂?掃描一張張臉,我是在恍若行進的車廂裡竊取他們的故事。

以前,他們的神情與活動比較多元化,有時候看書,有時候跟我一樣掃描周邊的人群或車窗外的夜色。近年來,手機幾乎走進全民生活,大家活僵屍似的,紛紛盯著手機,一刻也不肯放鬆。他們眼神裡的喜樂哀愁,幾乎圍繞著手機行進,就連我竊取故事,也離不開一台手機。跟某人提起這件事,他有點鄙視的看著我,說:“您,還是過時了。一台手機,承載的是整個世界的最新資訊與動態。您不再跟進,就要落伍了。”

他的話,也有一定的根據性。在高科技與高科技產品無孔不入的今天,我幾乎是拉著新時代的後腿的老頭,儘量不讓自己與時代脫軌,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落伍與趕不上。地鐵載送的,幾乎已經不是人群,而是一個時代的縮影,趕得上,就趕上,趕不上的,不經意之間,只能沉默的目送。

我能夠勉強做到的,就是在狹窄的空間以及短暫的時間裡,竊取最多的故事,回頭在無聊寂寞的時候,寫成可以發表的文字。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