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某人

某人   李國七



見不著人像,觸摸不到體溫,遠距離的感情實在叫人心慌。於是瑪麗對某人說:“不管在世界上的哪個角落,難道就連通過電話溝通也不能?哪怕再忙,一天難道不能撥出三、五分鐘來講電話。”

“你要就給你了。省的找事。”某人說。

這活說的…

事情並不是孤立事件。認識這些年,從開始時候的溫柔、溫順與體貼,逐漸啟動疏遠模式。從同住,一直到一年一次的相見,聚少離多的日子,導致本來脆弱的感情變得更加沒有把握。說已經沒有感覺,也不是,只是個人有個人的厲害關係需要考慮。愛,到了最後,發現最愛的是自己,把人性的自私自利發揮到淋漓盡致。

這陣子,瑪麗與他各居一方,為了各自的事奔波忙碌。瑪麗還好,打一份工,有必要的時候,可以請假,包括請假去見面。而某人,自己出來創業,生意是不可能放下不管。一間小店,等於一天24小時的關注與關照。每天開店做生意,晚上擔心有人撬門偷東西,還得在店裡守夜。當然,這也是節約金錢方面的考慮。若是不考慮節約成本,盡可聘請員工,身為老闆只捉重點工作。可惜,生意剛剛起步,聘請員工根本不是可以考慮的事。就像某人自己承認的,“一天幾十塊錢或上百塊錢,只夠糊口。”

當然,開始創業,就是一門很小很小的生意,也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等於啟動一枚希望的追逐,只要瑪麗有能力,她是會支援某人的。至少,當瑪麗缺少賺錢能力或機會,甚而瑪麗不在的時候,他可以賺取足夠他生活的金錢。幫助他,當然也不是基於完全無私的情懷,在一起這些年,瑪麗已經把某人當作她的夫婿,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也只差一張證。唯一讓瑪麗耿耿於懷的,就是某人不肯把她帶回家。

有時候,某人會說:“一個農民的家,有啥好看?我父母是普普通通的農民,沒有啥好見的。”

他是自卑,還是隱藏著不能說出來的秘密?

不可否認,瑪麗與他是來自兩個不同社會階層的人。瑪麗有一份相當高的學歷,通過學歷,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與收入。而他,高中畢業以後一直在社會中打滾,什麼賺錢做什麼,收入非常不穩定。一直到他決定回鄉創業。開的雖然是一間小五金店,從開始到現在,慢慢有了固定的客源,對未來,也總算是有了保障。可惜,某人就是不肯帶瑪麗回家。

瑪麗問自己:“愛?還是已經不愛?準備放棄,還是繼續堅持?”

瑪麗總結自己還是放不下。既然放不下,就只能繼續堅持,遠距離的感情,通過各種先進的科技手段,繼續維持下去。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