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黃昏電車

黃昏電車    李國七



有電車的城市不少,歐洲、美國、日本等。不知道電車代表的是浪漫、生活,還是愛情,不少電影的場景,都喜歡借助電車來表達。比如侯孝賢電影《咖啡時光》,取材電車,在如慢歌的節湊裡,列車在軌道交錯,結果構成命運的主題,淺野忠信和一青窈能夠做到的,只是彼此安靜無語。美國三藩市更是有電車的城市。每一次到三藩市出差,看到在彎區上下的電車,我總會莫名其妙的想起美國作家田納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的《欲望街車》,一輛一輛的電車,承載的都是關於欲望的夢,還有人類最初的欲望。

到了美國三藩市,就免不了想乘坐那種搖搖擺擺的電車。上了車,就有了追逐欲望的權力、自主與自由。到了東京,欲望就轉向侯孝賢電影裡的都電荒川線電車,希望能夠窺視電影裡的命運與宿命。

在三藩市乘坐幾次電車,在搖擺的電車裡,找到的只是搖晃,還有沿街的風景,沒有任何與欲望掛號的東西。偶爾跟陌生人搭訕,大家只是對外來遊客禮貌的問候,沒有留下太多感性交流,就各自奔向各自的方向。在東京,有時候來的合適,上了電車,也沒有任何電影裡的意境。唯有一次,去的時候,時間有點晚,只能無奈看著外面的景色漸漸暗淡,電車繼續開,不過還沒抵達終站,所有的劇情已經完結。在開始失望的時候,車廂裡的燈光突然閃了幾下,幾乎一下子就把車廂裡的人都點亮了。當時不是一個人乘坐電車,身邊的朋友說:“這個場景,就像你所追求的一樣?”

朋友是誤解了我,我追求的,也不盡是這樣。活此一生,我追求的,不過是浮光掠影的片段。今天是黃昏的電車,明天可能是一棵開花的樹,後天可能是一次露天演唱會的觀眾席…生命的盛宴,究竟是在不同的年齡段,與不同的人,組成不同的記憶。那些記憶,也是我一輩子的追逐與追求。今天在這兒,明天人在任何地方,誰也說不準。就像乘坐黃昏電車,上車,勢必要下車。起點,總要抵達終站。在時間的安排之下,沒有人能夠超然。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