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晨光擁吻

晨光擁吻   李國七



夜晚時分兩個人開始吵架。

她千里迢迢去找他,本來打算直奔他的小鎮,他卻建議在附近的城市見面。為了愛,她接受他的提議,還想得很美:“那座城市比較近,交通方便,可以直達,完全不像他的小鎮,必須轉幾次車。他的提議,一定是擔心我旅途勞累。”

見了面,雖然必須等他幾個小時,她還是替他找含堵車、修路等各種遲到的理由。找賓館,也是一件很快樂的。熱戀中的小情侶,住哪兒就是哪兒,就是在簡陋的、沒有窗戶的小賓館,空氣只依賴換氣機,也是一種浪漫,對住宿環境完全沒有任何需求。

久不見面的熱情與激情,她依然保有一定的熱度。他卻一直嚷嚷說累。“累。搞不動。睡覺吧!”他說。

“他開了一天的車,累,也是可以理解。”她自我安慰。

隔天醒來,她格外渴望晨光中的擁吻,舒解這段日子的相思。他醒來,刷牙、洗臉、洗澡,然後說:“我必須先走。貨到了,必須卸貨。”

她想做一個通情達理的女人,她沒有反對的理由。“去吧!”她說:“幹正事重要。”

這麼說,私下卻免不了自問:“我,難道不是正事?”

想到這一點,突然感覺自己很賤。為了愛他,她千里迢迢來看他,結果,獨守賓館的房間。

忘了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們之間已經沒有了晨光中的擁吻。曾經熱烈的激情與依戀,到了今天幾乎已經變成焚燒以後的柴火與木炭,只剩下了灰燼。她問自己:“難道所有的愛情與激情,到了最後,就只剩下這些嗎?”

這些年來,他是變了很多。他們之間的對話,除了剩下跟金錢相關的話題,也沒有其他新意。也不知道是因為有了別人,對她的新鮮感不在,還是他長大了,在現實生活的鞭策之下,早就喪失了當年的浪漫情懷。

夜間,他沒來。她一個人獨守賓館,忍不住寂寞,她給他撥電話,結果是他吼她:“你不需要睡覺,別人也不需要睡覺了?”

於是,他們開始了夜晚十分爭吵的習慣,非常不正常、不健康,可是,逐漸變成慣性。這種不正常與不健康,到了最後,唯一的出路,就是各走各路,已經沒有其他折中的方案。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