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星夜

星夜    李國七



夜裡開窗我探望並且問候星河,試圖認識每一顆星星的宿主。星星自然沒有回答我,就像星河以它的節奏繼續流淌。星河讓我想起美國電影《大河之戀》,以前主要是看帥哥美女,現在回播,看到的卻是一條湍急切過生命的大河。

《大河之戀》講的是熱愛拋釣牧師的育兒經,揉混了釣魚與講經。一個嚴肅、不善於表達自己的男人,在二兒喪失生命的那一天,嘴裡強調上天的宿命,眼角卻掛著拭抹不去的淚影。淚影或淚痕,自然不是用來共用分享,而是留給了自己,只是通過螢幕,給觀眾帶來另類的震撼。

星河璀璨的夜晚,推開窗戶我努力確認,親,那顆星星屬於你,那顆星星又屬於我。當我們離開住宿已久的地球,我們將在那顆星星上停靠、常駐。小孩與少年不知愁,暫時不考慮也不深究這些。星夜裡,小孩提著燈籠追逐螢火,少年們彈著吉他、吟唱以為浪漫動人的歌謠。他們的舞臺是露天廣場、草坪、街角,就在星河倒掛的範疇。不知愁的歲月我也經歷過,在遠洋漂泊的商船,在陌生的海港城市,在異國的機場與新認識的客戶辦公室。那組星夜底下的奔波記憶,有的好的,有的壞的,有的令人煩躁,有的令人欣喜,有的平淡如水。但是,記憶就是記憶,有的帶著恒溫,當閒暇來探訪或老年走不動路了,它將相伴孤獨的寂寞歲月。

今晚西安的星夜底下我在想你。想我們已經做的、來不及做的,想我們可能會做的,還有我們不可能做的。

星河就像一條大河,愛與不愛,戀與不戀,一條大河一樣中間切割而過,湍急流淌的,不僅僅是時間,還有我們不斷流失的生命力。

這一切,我想更你好好的說。啊不,已經淩晨一點鐘了,你可能已經睡覺了。我給你撥電話,你接電話時候絕對會說:“你不睡覺,也不讓別人睡覺?”

星夜的感受,我只有留給自己。就像穿越而過的湍急大河,帶走的,只是我個人的生命力,從這一頭到那一頭,從開始到結束,半途有人加入,半途有人離隊,唯一隨著星河流淌的,只有自己,只有我,就像今夜,我開窗,窗外星光燦爛,美極了,卻沒有一個倚窗共用的人。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