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匠人精神

匠人精神    ■李國七



可能因為第二世戰日本入侵中國的原因,我不少大陸同事或朋友特別的仇日,不過,提到日本旅行、購物或者電視劇,卻格外的有感覺。或者,這就是有選擇性或所謂的理性仇日。我在馬來西亞出生,馬來西亞人的文化、生活習慣以及為人作風比較懶散、健忘,就連某些原因結了死仇的物件,過了幾年也懶得報復,何況,第二世戰已經是那麼久遠的事情了,因此,很多我身邊的馬來西亞朋友對日本沒有愛、恨或仇,對,就是完全沒有感覺。

有一次,大陸朋友問我:“您不仇日?”

我實在不知道如何回答。可能基於職業或專業訓練,我從來都沒有同質化思維,我的愛、恨、喜、怒等,分得非常細,我會不喜歡某些人,但我不會因為那幾個人而憎恨那些人的民族或國家。比如我不會為了排華暴動而憎恨發生暴動的國家或民族,我會生氣那些參與排華的暴動分子,而不會憎恨每一個人。對於日本,我從來沒有想到仇恨的事,反而非常欣賞日本人的匠人精神。其他方面不說,就拿綜藝節目,我就特別喜歡日本類似“料理東西軍”的節目。

“料理東西軍”節目的每一集都會以兩道料理對決,通過展現各自烹調和食材的極致,完成節目的主題。讓我感動的,往往不是熱騰騰的精緻料理,而是節目裡頭那些民間的農人、匠人或漁夫的堅持。日本民間的農人、匠人或漁夫,無論是養雞、捕魚、製造烹飪器材,總是用他們的一輩子,盡心思堅守著某一種技藝或手藝,做到極致、做到極限。
 

可能在中國大陸常年生活,大家追求的,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賺到最多的錢,而且,最好不需要經過任何付出,就造就了百分之百的高效商業社會。因此,大家強調快速、推陳出新,已經跟欲速不達反了方向,反而在日本,還有不少人,一輩子堅持著傳統匠人的堅持和毅力。這種堅持與毅力,在今天的中國大陸,顯得格外的可笑與笨拙。不過,日本的匠人精神,落在我眼中,這才是人類文明文化最極致也是最美好的一道風景。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