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恒溫記憶

恒溫記憶   李國七



許多事情,在發生時候沒有感覺太多的意義,只覺得是平常事,就像可以隨時掃到地氈底下的瑣事。比如出遠門時候老媽的叮嚀與囑咐,比如老爸到車站送別。有些事,甚至覺得做得很肉麻。或者是東方人,受到東方含蓄文化的薰陶,有些話說不出口,有些情義、情誼不善於表達。

這些屬於日常生活中的瑣事,當我們失去時間、青春、情緣與某些人,從剛剛失去的不知所措或麻木,慢慢的帶來情感上的震撼。任何事情,總在失去以後,頓時變得格外的珍貴,也帶來全新的體會與醒悟。

這些體會與感悟,有時候因為長大了,回不到當初的時刻了。有時候是因為老了,已經動不了,坐下絲瓜藤下納涼,等待死神來邀約。這個時候,在某些特別的時刻,比如看一場電影,走在雨後的冷清長街,總感覺浮光掠影似的,一切的一切以慢動作重新播放。以為已經完全遺忘的那些光影,一次又一次的來回播放。這個時候,不管生氣、哀傷、快樂等情緒,已經不在強烈,而是緩慢的浮動、晃動。那些舊人、舊地、舊事,藏在行囊裡的最底層,散發出恒溫的記憶,根本不必刻意的重播,很自然的就湧現。

這陣子,我東部、西部兩邊跑,東部是為了賺取卑微的服務費用。賺足了錢,就往西部跑,西部這一邊是回報當年幫助我的人的人情。東西兩邊來回奔波,雖然目前地鐵相對發達,當城市與城市之間的銜接,城市與周邊縣城的銜接,以及縣城與村鄉之間的對接,不僅僅是花錢,還要浪費很多時間。浪費的時間主要是用來等待,等待高鐵開出站的時間,等待大巴行駛時間以及等待某些人開車來接的時間。一些等待是令人振奮的,比如新項目,意味著金錢方面的收入。一些等待是令人忐忑不安的,比如等待某人出現,想到見面以後的對白或爭執。

這些銜接過程,自然也有一些驚喜。比如暫停西安的時候通過微信聯繫小兄弟,聽說他的父親無恙從醫院回家與他剛剛成親的消息。

“雙喜臨門。”他說。

我在欣慰的同時,也替他感到高興。今年他已經44歲了,終於成家,算是好消息。當然,成家以後如何維護、面對、磨合,又是另外一碼事。

到了終點,也有另一番喜悅,比如看到某人壞壞的微笑,聽他談起他的生意。在投訴生意進展較為緩慢的同時,看得到某人是滿心的喜悅。他的喜悅是他的,但我還是為他高興。究竟,我們認識了這些年,從打工到創業,我看到不同時期不同的他。

這些片段,以後將是我的恒溫記憶,點綴我的未來,讓我覺得生命的美好,以及人世間最美麗最璀璨的色彩。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