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美

       ■李國七



我並非喜歡步行,不過,在中國大陸,養一輛車的成本不低,而我,對成本十分敏感。步行多了,就養成步行的習慣。目前的客戶辦公室,坐落於唐山南湖的風景小鎮。腳好的時候,我總是步行上下班。當然,除了必要的上下班,我一般上“宅”在家裡,什麼地方都不去。

當然,步行有步行的好。步行的緩慢,往往會遇見計畫以外的風景,很多時候,根本不需要正式約會,就會與令人驚喜的風景面對面。

春天陽光明媚的日子,偶爾會碰到出來採摘野菜的老太太。陽光下的老太太已經垂老,好像已經活過幾個世紀,軀體若如風中的蒲公英,不過,還是很熱愛生活的繼續滯留在人世間。有時候遇見帶著剪刀出來採割花卉的小青年,那些美麗的、濃紅豔紫繽紛的花兒,相信不是給自己為了自己,我總想像他是一位孝子、孝孫或者熱戀中的男孩,滿臉的溫柔只為了他心目中重要並且在意的人。有時候在剛剛壘好的石牆邊上,我看到幾隻懶洋洋的貓,上下左右是初開的牽牛花,花色濃郁,那些藍,媲美白雲任意漂移的蔚藍天。

下班稍微遲,夜色開始朦朧的陰影裡,路燈把人、樹、花,組合成一幅枝影虛實交錯掩映的影像,讓我想像電影裡充滿可能性的場景。那些場景,讓我回想我曾經去過的地方與見過的人。

不管花開璀璨的場景,還是夜影朦朧的陰影,總讓我想起“美”。對我而言,各種“美”都是一番美意。這些“美”,讓我面對生活與生命不如意的時刻,更加勇敢、堅強。這些“美”,也使我想起“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同歸於寂;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說的,就是這種心境?我於是拿起手機,攝取那些“美”的片段,一切的“美”,將繼續陪伴我,走進我的記憶裡,等我垂老的時刻,可以拿出來重新回想、臆想,豐富無色歲月。到了那個時候,就是最嚴寒的冬季,絕對還有“美”的時刻。“美”,已經不是景,而進入我的記憶,形成一部分的我,變成我生命中最為重要的組成。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