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旅途的背景

旅途的背景  李國七



一些朋友旅行,總離不開攝取旅途的背景。影像裡的主題是個人、與自己愛的人的留影或者與一班同行者的合照,背景絕對是地方特景、特色建築。比如到了巴黎,必須把巴黎鐵搭攝入照片,到了吉隆玻,絕對不能錯過茨廠街、獨立廣場、吉隆玻塔、雙峰塔等,把那些印在旅遊小冊上的顯眼符號,作為旅途中的主要背景。一路上不管村鎮、城市的發光的地標,轉換成為照片或錄影的背景。

有時候未必是地標,反而是盛宴或一些特殊活動,比如選舉的旗幟和巨大的政客頭像,比如巴西的嘉年華會。那些不管日曬雨淋,或者喧嚷之中的盛況,還是喧嚷以後的蒼涼散場散席,自然而然的變成旅行照片或錄影的背景。

我年輕時代也有這種習慣。到某個地方,必須錄取當地的當時景觀,美其名走後可以繼續留念、惦記或回首當時的情景、情節。這個習慣,逐漸的改變,走過的地方,見過的人,開始以交談、吃飯或喝酒取代,鮮少以照片留下當時的記憶。或者,行程太忙,時間太趕。或者,考慮合照的代價或避嫌。或者,去的地方太多了。當然,與某個對自己意義非凡的人,還是有留影的必要。不過,重要的已經不是景,而是人。

最近一次跟某人在一起,不知道他是不喜歡拍照,還是擔心照片裡的記錄可能帶來不必要的風險,偶爾想到跟他合照,不過看他一臉嫌棄的樣子,我也就失去了那種心思與心情。我們只是一起走過一些地方、一起吃飯,然後,揮揮手,各走各路。他有他的活動與隱秘角落,我有我的方向與生活角落。各走各路,一直到再次見面的時候。

各走各路,在人世間,也不知道下一次見面將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聚少離多的歲月與生活方式,沿於各自的選擇、求生條件、避忌還有各自的生活圈子。沿著目前的浮生版圖繼續走下去,走在今天,一直到某年某月某日,走過死亡的幽谷,若是有另一個世界,走向另一個那個可能是永生,也可能是人去燈熄,沒有此後的世界。那個最後的旅途,我相信,也就沒有任何背景了。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