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芍藥

芍藥   李國七



寫了不少短信給他,他就是遲遲沒有回信。過了好久,總算回話,說:“額。才看見。我大爺過生日呢。他們吵的沒聽見。”

芍藥想說:“反正沒錢要錢,就記得我。其他時間,別人比較好。”

芍藥一把尿一把屎的拉拔他長大,作為失婚婦人,芍藥也不認為自己的日子過得有多苦、有多困難。現在擁有一家年收入上千萬的企業,若當年為了感情與愛情不肯放手,芍藥的物質生活不一定過得比今天好。

當然,離開那個男人,大部分原因還是為了他。小時候的他,特別討人厭,瘦小、遲鈍,不管喂了什麼,身體還是長不了肉。上學以後,除了在運動場上不行,讀書成績也差強人意,在這個善於攀比的社會,他絕對不是一個合格的兒子。基於只生一個的政策,為了謀求更加令人滿意並且有前途的後代,犧牲他的同時,一樣把芍藥犧牲了。

從爭執到幹架,一直到冷戰,後來避免不了牽扯上財產分配鬧到法院去,一路上,為了保護自己與他的權益,芍藥充分扮演一個潑婦的完美角色。就是換了范冰冰或其他女星,不見得道行比芍藥好多少。不過,身為一個女性,芍藥有時候會自嘲說:“女性最可怕也是最可悲的地方,就是總是不能與男性扯清關係。戀父是一回事,戀上一個不對的男人是一回事,有了兒子,兒子又是一個母親的世界。”

小時候的他還算乖巧,從不讓人喜歡的小孩,他逐漸成長成一個另女性又愛又恨的男性。“這一點 –”芍藥對自己說:“他就是遺傳自他那個令人傷心的父系基因。”

為了應付與他扯上關係的女性,芍藥不知道動用多少錢來打點、解決。

沿著父系的基因,自然也有讓他完全沉溺、沉醉的女性,就像他爹當年。一個在全世界眼睛裡不是好女人的女人,偏偏他們父子撞上了而不可自拔。

“錢。”他每次聯繫上芍藥,總是近乎固定的需求。為了那個女人,他啥都願意花費。車、房子、旅行,各種禮物,就要能夠逗那個女人開心,他就願意付出。

“唉!”芍藥有時候特別納悶,她怎麼就是沒有遇見一個肯為她付出一切的男人。因為芍藥空保有美名而對男人沒有絕對的吸引力?還是有些女人的命運注定只能夠依靠自己?

可能芍藥有時候發嘮叨,自小與父系不親密的他,長大後,偶爾會往父系那一茬的親戚跑。“走親戚嘛!”他強調:“無論怎樣,他們還是我的親戚。”

他說他,而不提芍藥,可能因為自從離異以後,芍藥跟他的父系已經不沾親帶故,而他,基於血緣,無論過程中發生什麼事,藕是斷了,絲卻還是連著。

回歸父系,芍藥不能說什麼。與那個女人搞在一起,芍藥的反對聲音也非常脆弱。孩子打了,孩子自然有自己的世界。只不過,一旦缺錢,總是向芍藥張手,讓芍藥感覺非常的不自在。她算是什麼?移動提款機?銀行?可是不給,她又心疼兒子。何況,萬一真的不夠錢,他搞出更大的麼兒子,情況不是更加嚴重。一旦真的出事了,善後的,恐怕還得芍藥出面處理。

有時候芍藥會發幾句撈到,他會說:“他們能力不行。您有能力。”

有能力,就代表芍藥永遠必須為他兜底?

事業上芍藥是成功了,雖然並沒有大富大貴,不過,應付自己的個人需要,芍藥完全沒有問題。芍藥的問題是他,一次又一次。很多時候,包括買車、買房,從來不跟芍藥提前善良,先斬後奏的,買了,錢不夠才找芍藥想辦法。而芍藥,一次又一次的替他兜底。

最近,他又決定投資了,定了兩套商鋪,錢不夠找芍藥要。芍藥沒有把錢轉過去之前,頻繁來電催促。錢匯過去了,芍藥找他確認,他卻影蹤不見。發了很多資訊,他最後才以沒有看到作為理由,敷衍芍藥。

“這是最後一次。”芍藥對自己說。

這絕對是最後一次。芍藥已經決定不再管他。他長大了,芍藥決定放手,自己找回屬於自己應該擁有的幸福。未必走在一個男人的身邊,就是一個人的生活,芍藥也決定把自己的日子過得飽滿而幸福。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