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別

   李國七



我落寞的想,愛,難道就是那麼艱難?我的落寞,當然是跟一個背影有關。

離開北京,我到唐山工作。這份工作的收入不多,甚至不比北京的收入多。不過,好在認識不少人,公司的高管更是熟人。若以前在北京出入是豪車,到了二線、三線城市,接觸的人財力有限,從豪車,轉換成價格廉價的小車。看他們的格局,卻想做大生意,沒有接觸之前不感覺怎樣,接觸以後,我的心,“咯噔”一下,涼哇涼哇的,成功率真的不可能大。

在唐山不久,我就給半強迫的搬到淩源的河坎子鄉,主題是做規劃,副題的應酬招商活動引來的一大票人。主題工作的規劃是不能落下,副題的喝酒、吃飯、應酬卻天天有,就連我加班加點,任務還總是完不成。

等事情告一段落,我請假去看他,已經是兩個月以後的事了。上回見面,他想開一間小五金店,希望得到我的支持,一起生活那麼久,一起的時候他沒有少幫忙我,針對他出來創業的事,只要在我的能力範疇之內,我是義無反顧的支援。錢,不多,而且這點錢,也多半在他幫忙之下賺來的。這次見面,他嚷嚷說生意不好,然後,自我安慰似的,說:“剛開始,地段不好,生意冷清一點也是正常的。”

我沒有說話,不知道應該安慰他,還是說些什麼好最後,我只是說:“還需要進貨嗎?”

他沒有說話,只說:“我可以通過網上進貨。”

當夜他過來陪我吃飯,隔天他必須看店,我看著他的背影,在遲暮的黃昏光線之下,逐漸絕塵而去。

這種探訪的停留注定不久,隔天他忙不能來,我問了前臺的服務員,退了房,背起背包,到路邊等大巴,看到順路的,就截留,走一程。

一個人趕車的日子,從來都沒有少過。到了西安,本來計劃直接走,當天的高鐵票卻賣完了,只得停宿西安一個晚上。原本西安是有熟悉的朋友,不過,最熟悉並且有閒情閒時的朋友剛剛領了結婚證,必須陪伴他的新婚夫人。朋友還是不錯的,出錢替我訂賓館,陪了我一個下午,順便把幾個朋友邀請出來,可惜,我腦海裡流蕩的,還是另一個背影。

他的忙碌。他的冷漠。他…或者,已經到了必須告別的時候。別,宣佈我們之間的關係真正謝幕。就像我媽,就像骨灰被送到海洋的某些人,只是,我跟告別的那個背影,還是在這個人世間。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