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擔心

擔心    李國七



約好客戶到三里河路的辦公室開會,剛好木木有事必須離京,我不放心把小孩一個人留在家裡,就決定帶他一起去。不方便把他直接帶到客戶的辦公室,就攜帶他的畫筆與紙張,到附近的麥當勞,點了食物,叫他耐心等待,開完會出來,我再接他回家。

那天,北京下著微雨。掠過釣魚臺的那段路,因為進入深秋,路兩旁的銀杏樹葉子已經轉成金黃色了。看得到很多家庭與年輕男女撐著傘,踩踏著黃燦燦的落葉。因為小孩在身邊,我一點也不羡慕那些遊人,反而感到非常的踏實、自得。所謂深秋的意境,除了景,大概需要有人,才堪稱完美,而我身邊有小孩,萬事足矣。

下了車,我撐著傘,把小孩帶進麥當勞。那天,處於地下一層的麥當勞專賣店剛好顧客不多,很快,我就買了自己想買的食物,把食物給小孩捧過去,仔細吩咐囑咐了他一把,就匆匆忙忙的跑去開會。這麼放下他,因為聽多北京拐賣小孩的案例,我的心,還是感覺忐忑不安。

參與開會的,都是熟人。就是客戶,也可以算是老朋友了。一次開會,我應該坦然、淡然。可是,為了把小孩留在麥當勞,我還是感覺非常不踏實。不過,想到開完會就可以和小孩見面、和他一起回家,又衍生無法形容的幸福感。

本來我從沒計較過開會時間,那天,總覺得會議特別的漫長。終於,開完了會,我匆忙的腳步趕往麥當勞。一路走一路擔心小孩的安全,緊張的心就快奔到嘴角了。交待過他別亂走,抵達麥當勞門口,遠遠卻看到小孩在通往地下室麥當勞專賣店的階梯上玩,我一邊感到幸運自己提早趕到,另一邊又譴責自己怎麼可以把小孩放在麥當勞。同個時候,我也回想小時候的自己,11歲的我,已經小學五年級,11歲,我已經大街小巷銷售麵包,此外,還幫忙家裡看店。當然,我也不能期望小孩像我,我家的這個小孩,天生就有一定的短板。

牽起小孩的手,我凝望小孩的臉與眼睛。小孩的臉圓嘟嘟的,來北京以後,他胖多了。我自我安慰的對自己說:“應該是因為與我同住,他感到很幸福,所以發胖。”

不過,小孩的眼睛,一貫的沒有直接望我,而是東張西望。因為他沒有直視的習慣,從小就是這樣,就是拍照,也從不看鏡頭,我因此看不到他真正的感情色彩。

我替小孩撐傘,自己的那一邊,卻暴露在微雨中。小小的雨,時間久一點,卻逐漸濡濕了我的頭髮與西裝。若別的孩子,往往會叛逆的推脫父母親的關懷,比如說雨很小把雨傘推掉,我這個小孩,完全依賴我、聽從我。其實,我多希望,偶爾他反抗我,與我的意見反向。

回到法華寺南裡的社區,我帶小孩到附近的超市買食物。那一帶是一個舊城區,就像很多北京的舊區,遠看很美,不過,因為遲早要拆遷,設備與基礎條件都不是很好。這種地方,我一般上都不喜歡逗留太久。先是到稻香村專賣店買小孩愛吃的熱狗,接著到首航超市買小孩偏愛的匯源果汁。買了東西,牽著小孩的手,就往家的方向走去。小孩完全跟著我走。(我多希望他有自己的意見。他已經11歲了,怎麼還是沒有?他什麼時候才會有呢?)

回到家,我把食品放進冰箱,打開食物,讓小孩吃。他已經興致勃勃的捧著iPad,說起iPad裡邊的動畫片,還有他的建築機械。

我們家的小孩,還是讓我擔心:“什麼時候,他會有除了建築機械與動畫之外的、較為多樣化的要求呢?”

小孩這種狀況,讓我放不下心。但是,若他不是這樣,難道我就不擔心了?

成為父母的那一天起,就注定為自己家的孩子擔心受怕。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