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看到

看到    李國七



看到一句挺有意思的話:“站在山下,以為已經看遍所有的景色。到了山上,發現更多的風景還是沒有看到。”

人的這一輩子,什麼時候能夠完全看到、看遍呢?有時因為視角的限制,有時是知識的瓶頸,但,看不到並不等於不往前走,因為就是不想往前走,時間也會把我們往前推進。我只能說,看到與否並非關鍵因素,摸索著前進,在於且行且調整、調優。

最近我看到的與沒有看到的很多。可能因為生活在中國大陸吧,每一次國家政策改變,總會引發天翻地覆的變化。一些平時我以為沒有問題的企業與人,一旦面對這種波動,就看得到各種短板與偏差。

前一陣子我到某一個客戶處做專案、賺點小錢,以為完全沒有風險。進去之後,我發現小環境裡邊太多太多不能解釋回答的地方。更換財務人員是小事,財務報表、稅等問題,一看,頭就大了。賺一點小錢,真的不容易。最可怕的,公司管理有點像邪教,不止不讓人拿假,還近乎變相的把員工軟禁,不讓員工與外頭的人接觸。

上一周,終於找到藉口,從近乎軟禁的工作環境出來。我在北京與清華系的創業者有個約會,順便約見幾位就不見面的北京朋友。當然,也不是每一個朋友都見面,沒有預約的,一概不見。見了北京朋友,我順便到西北探望某人。他開始創業了,我得關心他一下。畢竟,這些年來,他不少幫忙我,從朋友,我們也勉勉強強算是家人了。

探望他,本來打算直奔他創業的小鎮算了,直接、乾脆。他強調將去西安看貨、進貨,叫我在西安等他。我既然來了,也就安之,西安就西安唄,反正西北特別是西安最近很多動作。在“一帶一路”的渲染與號召之下,西安應該已經不是我以前所認識的西安。果然我沒有猜錯,一出西安北站,迎接我的,就是各種口號。高鐵站周邊的路邊,更多了不少帶著文藝範的海報。就連路邊,也停著不可勝數的共用單車。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很火熱的共用單車,原來也沒有忘記西北。

我抽出手機,看看手機上的資訊,答應來載我的人說他剛剛抵達咸陽,我還有一大部分時間,就打電話給一個西安朋友。這位朋友每次到北京辦事,一定過來找我。我到西安,也不怕麻煩他的去騷擾。不久前我們在北京匆匆見面,當時他到北京辦事。我們在北京的高鐵站見面,他說起他病危的父親,強調:“若是我有更多的錢,我一定能夠延長我父親的壽命。”

我是知道他的家庭環境,父親、母親、他,還有他正準備接發的女人。父母希望他快點結婚,不過,這個有內秀但外表不咋樣的女人,一直都不是他想共用一輩子生命的女人。

他說:“就是不甘心娶她。覺得以自己的條件,可以找到更好的。”

條件,並不他說是就是的。我當時告訴他:“你沒有看到你自己。你也沒有看到對方。可能你們就是佳偶天成。只不過,你一直沒有看到。”

不僅僅是他,我很多時候也沒有看到。比如珍惜我的人,我看不到。比如不珍惜我的人,我卻念念不忘。人,這一輩子,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的頻率,實在太低了。有時候明明遇上了,卻陰差陽錯的錯過了對方,結果空留一輩子的遐想。

我們的電話對話不久。不過,從他那兒得到的資訊,全是好消息。第一,他的父親出院了,而且狀況控制得挺好。第二,他終於成家了,滿足他父母親希望看到他成家立室的心願。從他的語氣,聽得出來他是高興的,而且正高高興興的分享他的幸福感。

當時,我正站在西安北站的角落頭,等待答應來載我的人。天空,開始下著毛毛細雨。雨不大,不過,站久了,一樣會慢慢濡濕我的頭髮、衣服還有我攜帶的行李。等待的人還沒有出現,出現的,全是乘坐三輪摩多車到處拉客的中年婦女。

“找住宿?”

“找車?”

她們看到我,我也看到她們。她們看到的我,大概是手足失措,流落一座陌生城市的外地人。我看到的她們,卻是一群希望賺錢更多的錢的當地人。我相信我看到的她們不錯,不過,她們看到的我,卻遠遠錯了。

還好,答應我的人終於出現了。他把車子停在馬路對面。我拉著箱子過去。開了車門進去以後,我發現,他更黑更瘦了。從公務員的正常生活走出來,創業是需要付出的。不過,這個時代,以他這種年齡與學歷,不選擇創業也不可能。以我刻薄的話來說,“碩士滿街走,博士多如狗。”專科或本科生,根本不夠看。何況,打一份工,薪水有限,而且時時刻刻老闆會欠薪水走人。我看到的,相信他也看到,所以選擇做一個小生意糊口。

我們找一間小賓館住宿一晚。一路上,他嚷嚷:“累。一路上都在修路。開了很久才到。”

也不知道在跟我解釋遲到的原因,還是投訴。

那夜,很不巧,西安下起頗大的雨,而且是很長氣、很長氣的雨。江南的雨,什麼時候開始北上到西北來了?

住進賓館,他是早睡了,準備明天早起。我卻遲遲不能安眠。

西北,今夜有雨,雨,纏綿的下,就像當年我在江南經歷的雨。只不過,當年江南的雨中,我身邊有我媽、小孩、小妹等一堆人。今夜西北的雨,陪伴我的,只有隔壁床上傳來的、一陣一陣的、類似小火車的鼻鼾聲。他的鼻鼾聲,讓我看到他的勞累,而我,還沒有睡覺,他看不到我的累。

我看得的,可能不是全部。就如他看到的我,也不是真正的我。

我們看到,又看不到。

這些看到與看不到,不可言傳,只能意會。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