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人生顏色

人生顏色  李國七



我們很少談到人生定義,更不必說給人生定義上色。若我真的問你,你一定會說我磨磨唧唧,不幹正經事。但在一起,難道我不能要求一些顏色來豐富記憶的色彩嗎?相愛的顏色,難道不能是堅毅不悔的紅色?等待再次相見相聚的日子,我能不能夠用寬容的湛藍來記錄?有時候,我想我記錄你的,更是沉重的黑色。因為你給我的,往往是沉默與冷淡。

我記得看過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書本裡的那些名字都是有色彩的高中少年,各自在長大之後都變成現實世界裡的平凡人,唯有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在許多年後仍執意要尋找回人生之中遺失的那枚拼圖,而展開了一段青春傷痕的巡禮。我與你在一起,難道就像沒有色彩的多崎作?當然,我也知道你的習慣。當年我們在一起生活,雖然你的手機響了無數次,你總是延遲回答。就是你來了幾天,你又沒有回家保安的習慣,搞到有一次你二姐撥電話給我,說要找你。

以前我是不在意不在乎你的習慣。當時我們只是同事關係,雖然知道你這種習慣不好,不過,既然大家只是同事,我也不好說你。跟你好上以後,你的壞習慣,就變成我的煎熬。偶爾通過微信說說話,難道是太過分的要求?

有時候在我多次聯繫你之後,你會接電話或回微信說:“再忙哪。”

再繼續追問,你會說:“在收麥子。在賣電焊機。”

總之,就是很多理由。

有時候,我懷疑你擔心別人知道我的存在,就像你擔心我知道別人的存在。只有沒有秘密的人,才會坦蕩的接電話。就像我在這兒作項目,一個小老闆很多電話,每個電話專門用來接某些人的電話。

這種很多秘密的人的人生定義,若真的上色,一定是非常混淆的雜色,永遠不會是一種純色。你呢?你真正的顏色是什麼顏色呢?你跟我在一起,又上了什麼顏色?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