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漫遊者

漫遊者   李國七



昨天一位巴黎朋友談起班雅明的漫遊者,說那個場景總是讓人想起的伍迪艾倫的電影《午夜巴黎》。午夜的巴黎,街燈仍亮,把步道的石子映照得點點發光,男主角一個人閑閑地走在巴黎街頭。那幕情景,有一種寂寞,又有一種淡然。朋友說:“想像那是波特賴爾曾經走過的道路,眼睛望去的四周景象卻不一樣。”

不錯,我曾經在巴黎替老佛爺超市做過專案,看過伍迪艾倫的電影《午夜巴黎》。在年輕洋溢的年級,也曾經趁著空閒嘗試扮演巴黎漫遊者的角色。但,那是當年在歐洲工作與生活的事。現在的我,離開巴黎太遙遠了。巴黎在那一頭,我在這一頭。巴黎那一頭的風景,剛剛移民到巴黎的朋友可能知道也親身體會。我在中國東北的淩源,這兒的風景與感觸,也知道我自己知道。

我是在東北作專案,但,我更情願的專案坐落在西北。因為在中國這些年,去了很多地方,心靈的歸宿,還是西北,特別是陝北與甘南。那兩省交匯的角落,有我希望的原,有各種我喜歡的植被。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有你。我是喜歡沿著平涼的那一條路,慢慢的開車,拐過高速,進入省道或村路,看西北人在陽光烤曬之下的大紅臉、黝黑的臉龐。他們的臉,絕對是屬於西北才有的生活故事。貧困或富裕,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就是他們熱愛生活,真實的生活著。每逢節慶、廟會或趕集,會看到西北獨有的秦腔面具,在某個陌生的村莊或社區,還驚喜似的聽到秦腔。那個場景,絕對是貼近土地的、有血有肉的生活的聲音。我更喜歡嗩呐吹起的聲音,熱鬧中帶著一種黃土高原才有的悲涼。這麼說,你肯定會出聲抗議,說我的理解有問題。但,那絕對是我最真的感覺。

所以,我回巴黎的朋友的短信是這麼說的:“在東北或西北的農村,我可以說是在漫遊,也是一個漫遊者。我們的不同,在於你追逐巴黎所謂浪漫的腳步,而我目前在體驗的、在經歷的,卻是西北、東北農村生活的聲調。”

寫到這兒,突然很想抽空到西北跟你在一起。最好在西北可以找到專案做,或者,找到一份工作,好好的在西北生活一陣子,好好的認識西北,那塊養育你的土地。認識了西北,就像重新認識鄉愁一樣。你說呢?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