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統計學

統計學    李國七

我一直有一個心願,想在我的朋友群中做一個統計,看看喜歡我媽的人有多少位,不喜歡的,又有多少人。

當然,這種考驗人性又傷害自己的事,只能想想而已。做人,有些答案,可以猜測,最好不要揭曉。

比如愛,與不愛。比如在乎。

我這個人是鴕鳥,我不喜歡知道,更喜歡把頭埋進沙坑裡。因為不知道,等於沒有傷害。媽也不問,她是不敢,也嫌麻煩。

老媽不在了,回想她的種種事宜,我突然驚覺,老媽不是那種做主角的人,也不是長袖善舞的人。每一次有人來,我在家裡搞小party什麼的,她就默默的替我準備食物飲料,然後負責善後,幾乎影子一樣,參與卻不在事情的中心,反而更像一個傭人或助手。

在這方面,小弟比較像她。他們都不是善於用語言溝通的人。而我,和他們不同。我比較健談(小時候大家都說我吱喳),雖然不刻意,但,還是處於舞臺中間。我相信,這,還是因為性格。

除了人氣與人緣的調研,我對老媽的很多習慣、嗜好都不瞭解。這方面,到了現在,我感覺就是小妹、小楊,瞭解我媽都比我瞭解得多。或者是自己的孩子,很多事情都不方面談。我希望做她的朋友,但,我們之間,還是因為有一層血緣的關係,因此有所要求,也因此,免不了相互傷害而受傷。當然,母子之間沒有隔夜仇,特別是我這種人,打打殺殺以後,又忍不住要說話。

這一點,媽應該明白我。我相信這樣,因為她是媽。何況,我這個人比較透明,容易猜測、解讀。我媽也簡單。只是,很多時候,我刻意不去解讀。

今天離開BU的家,乘坐朋友載我們去Central的車。他,還有他的老婆和女兒都來了,不是司機駕駛,而是自己來。大概是覺得這樣做,比較私人,有私人的觸覺。這個朋友,我認識二十多年了。不只認識他,還認識他的歷任女朋友。他起家的第一桶金,我也有份參與、策劃。最巧的,媽逝世之前,他的老爸也逝世了。當時我還沒回來,好像是在河南的鄭州出差。

現在,朋友之間的雙親紛紛的逝世。下一波,大概就是我們了。不過,我沒有統計人數、時間。沒有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之前,雖然朋友之前親密,總覺得,生、老、病、死,那是自然的規律。今天在這兒,明天就將榮歸天國,沒有一個人例外,只是時間與原因的差異。

本來沒有刻意思想、思考,老媽去了,各種思維突然環繞著我。那些熟悉的人臉與名字,一個個的以慢動作回播。我突然感覺需要更積極的生活,好好的認識這個人生、這個地球的角落,還有身邊的人。因為感覺時間太匆匆,而很多事情我還沒有嘗試過。我不想我的生命像老媽,永遠為了她的子孫,先是兒女,然後,就連兒女的子女,也把她當作免費保姆。我們作為兒女的,只是接收,沒有回報,就是回報,也回報不夠。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