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春天的事

春天的事   李國七



冰雪還沒完全融化,北方的河川已經籌備開江的那些事了。沿岸綠星點綴,那是春天的預警或宣示。整個冬天冬眠或在河底沉潛的魚兒,欠缺雀躍是不可能的,開江魚嘛。愛我與恨我的人,如是奔相走告。

往南一點,還有草原上的盛事。一個冬天的隱蔽、封閉,甭說牛羊,就是牧民們已經急不及待的走出戶外,迎接春意以及代表春天的綠意。

遠離四季分明的北方,比如說,沿著湄公河流域的植被、河鮮、動物,一次過冬以後,紛紛走向全新的一年,可是說是另一次輪回的萬物蘇醒嗎?

離開大自然頗遠,在我生活的角落,依然是匆忙趕路的人,擠著地鐵、公交、摩多、單車,趕赴預知或者之前沒有預定的約會。生活在今日今時,不赴約是不可能的。接見人與被人接見,謀求機會,與金錢、物質掛鉤。我愛的人,他強調,一輩子生命版圖難道就這麼渡過、過渡?可是,我們還有其他選擇嗎?比如應季飛躍于蔚藍大海上的飛魚,比如奔向海洋的旅鼠,就是奔往自盡的路上,還是義無反顧,那個樣子。

初生的嬰兒,成長中的孩子,他們可能不知道也不去理會。餓了就哭就鬧,填飽肚子就最初也是最終的追求與追逐。對於不可不可預知的未來,他們不懂也不可能懂,在他們生活的角落,在其位他們謀其職,沒有太多干預能力以外的事。他們現在不懂的,可能也是一種美意。

我們是懂了,活到今日,不外是賺錢、花錢,花錢,再賺錢,以物質形體來詮釋人生的版圖。我愛的人,他強調,生命的意義必須往更深層挖掘,比如深思,比如…比如的東西與事件太多太複雜太繁瑣。

在事件與事件之間、在人群中與人群競走,我不斷複習所謂的成功、成就與失敗。我捨棄的,我得到的,我擁有的,我必須放棄的。到了最後,或者也沒有什麼。當一輛棺材車載送一具冰冷的屍體,前往埋葬的地點或火化場,留下的人可能哭泣、可能寫就墓碑上的銘言佳句,華麗的,可以是某人在某方面的貢獻,簡單的可以是生於某日期死於某日期。噢不,或者,我是應該以激勵的口氣說:“來此一遭,就浩浩蕩蕩的活此一遭。”

春天嘛,春天屬於勉勵與全新的開始。春天,屬於一場盛大的盛會,總不能以低沉與哀傷迎接,而勢必以高昂的氣勢與士氣,高唱一首屬於春天的歌謠。我唱不出的,你來唱,唱永不放棄、棄權的春的歌謠。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