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等待飛魚

等待飛魚  李國七



電影介紹這麼說:"徜徉在藍色太平洋上的蘭嶼小島,島上的原住民以捕食飛魚為生,飛魚,每年從海上來,為他們帶來祝福與豐收。”

電影裡一片熱帶海洋的溫度,天與海的藍,浪花與雲層的白,往島嶼依靠,先是持續性迎合浪潮衝擊的礁石與珊瑚群,越過礁石與珊瑚群,就是白沙與岩石組成的海岸線,跨越海岸線繼續往內陸伸展,就是零星象徵陸地的綠。若是放大或仔細觀瞄,三五建築與疏落的房子,充分體現出原住民的生態。

電影主要描繪的是愛情以及尋覓。我看到的是一個遙遠而不可企及的角落。人的一輩子,從無到有,從有到無,一次漫長的旅行,有的從來沒有離開過,有人離開又回去,有人生在其他地方,不斷的尋找新的、以及他們想要尋找的地方。一切的一切,有關選擇,又好像與選擇沒有太大的關係。

看電影的時候,某人還在遙遠的西北,理由是:“有幹不完的農活。”

而我,守著帝都,等待秋後入冬的第一場雪。敞開的窗戶,有風,甚而,有時有雨,綿密纏綿的秋雨。

“您的等待,勢必漫長。”甭管工作上的社交圈子,還是胡同裡生活的老頭老太,認識我的朋友都這麼說:“今年是暖冬,下的是晚雪。”

那個時候,正是秋天就要過完的時候。銀杏樹的葉子開始泛黃,長到極致的,已經逐一飄落,似乎宣告秋就將告一段落,下一章節,就是冬天的舞臺。

不少朋友來找我,不是文學的朋友,而是商業上的朋友,噢不,或者不能歸類為朋友,大家不過利益交換,因利益而往來。

某人時而通過微信發圖片、照片,內容各異。比如野雞野兔氾濫,打獵時候掉到溝子裡,可能見不著你了,比如村裡有人死了,大家去喝酒。不是紅高粱,可是,也是生活的一種面貌,在遙遠的地方,因為各自的所在地,產生的疏離與距離感。

圖片裡的野雞是極為亮麗的,不過,某人強調:“肉很柴,不好吃。”

我很想說:“不好吃,何必去獵殺呢?無端端製造殺戮–”

這種話,當然不好說。

爾後,就會提及離婚後再婚的二姐,理由是:“現在,人的一輩子,有誰沒有離幾次婚呢?”

體驗,還是經驗嗄?

白頭偕老,認定一個人就是一輩子的事,已成奢望了嗎?

我是沉潛著,等待飛魚,所以也無所謂的應酬某人的話語。等待飛魚,也是等待飛起來的日子。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