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雨,開始下

雨,開始下     李國七



中秋小三周假期的今天,日子過得非常慌亂、煩躁。本來以為是因為心情,後來才發現,主要是因為天氣。北國的秋天,原本應該是蔚藍清爽的天氣,不知道是因為廢氣還是各種莫名其妙的原因,天空一片霧霾的顏色,導致本來想開始跑步的我,只有繼續“宅”在家裡。最近的北方,好的天氣是越來越少,反而霧霾逐漸變成常態。這種天氣,最渴望出現豪雨天氣,一場及時雨,把空氣中的不良分子完全驅除,回歸北國應該擁有的秋季藍天。

打早上一直到中午,然後繼續延伸到午後,至少從我居住的社區看出去,根本沒有下雨的跡象。氣壓很低,天空呈灰暗色,不過,就是感覺不到空氣中的潮濕氣息或氛圍。中午出去買秋黃瓜的時候,販賣自家種植的蔬菜的老太好像知道我的渴望似的,對我說:“看樣子,您的希望終歸將是失望了。”唉!我沒有選擇,只有拿了秋黃瓜,按價格掏錢付款,然後默默的往自己的公寓走回去。

還好,傍晚時候,開始聽到響雷。我走的面窗的房間望出去,終於看到渴望中的雨。雨,開始下了。從小雨到中雨,我渴望著傾盆的大雨,可惜,雨下到一半,逐漸失去該有的架勢。其實,這段呆在家裡的假期,我已經不止一天渴望北京下一場浩浩蕩蕩的豪雨,最好像東南亞常見的豪雨,把霧霾全部清洗乾淨。可惜,雨,就是老不下。不像前一陣子在東南亞做專案,悶熱的中午,到了傍晚,肯定迎來一場豪爽的熱帶雨,嘩啦啦的發洩一場,就是豪雨以後依然是悶熱的氣溫,至少,空氣中的沙塵廢氣全給洗滌掉。

渴望雨,也是我最近的心情。或者,跟某人長時間離開人影不見也有關係。本來我以為自己已經習慣孤獨與寂寞。這幾天,突然發現,原來孤獨與寂寞這種事,就像上下起落的潮汛一樣,以為習慣的時候,突然出現變數,把自己從平靜安詳的狀況中抽離,扔到餒喪的那一頭。我也終於明白社區裡那些渴望與別人交談的老人們的心態了。每天我上班下班,與他們擦肩而過,看到熟悉的臉,他們就會打招呼,然後,根本不體諒我的忙碌,總愛霸佔我的一些時間。他們的孤獨與寂寞,就像一場夢魘,讓他們做出他們根本沒有勇氣做出的舉動與動作。一個人,面對永遠靜寂、寂寥的牆壁,再堅強的人,我相信,若沒有一個緩衝或出口,有一天一定會崩潰。當然,我,甚至社區的這些老人們,我們都是蟑螂一族,擁有無窮的鬥志。看起來面臨崩潰,下一刻又堅強起來,準備從新奮鬥。

某人已經無數次說快回來,但,我對他的承諾逐漸喪失信心。當然,不能否認,前一陣子我最失落時候,他幫我不少忙,也把我從低潮的心情帶出來。但,我要的,難道就是這樣?這些年在一起,我們擁有的,已經不僅僅是財務方面的合作,而是還有其他。我這種心態,也可能從我媽逝世開始。以前,我對錢最為在乎,總在害怕錢不夠。我媽逝世後,我在想,金錢,難道就是一切嗎?現在的我,最怕的,反而是無所事事,等於等待死亡來敲門。這種心情,他肯定不懂,就是懂,也還沒有看開,畢竟,他還年輕,我看到的,他還沒有看到。

窗外,雨,還繼續下,不過,已經沒有之前的雨勢,反而滴滴嗒嗒的,已經不是一場乾脆的、豪放的雨,而是磨磨唧唧的,讓人厭煩的小雨。我多希望可以說:“北京下雨了。”但,這種雨,根本配不上雨的架勢,反而更像婆婆媽媽的、零零碎碎的嘮叨。唉,最後我只能說:“雨,開始下,而且,繼續下。不過,不是我想像中的雨。”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