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我想大聲告訴你

我想大聲告訴你    李國七



窗外纏綿的雨繼續下。雨下,不過,不大。我最討厭這種雨,不肯把心中的話完全傾訴,反而更像欲言還休的告白,叫人特別的不耐煩。

我已經準備睡覺了,但,就是睡不著,迷迷糊糊的,好像回返江南的城市。不過,又不太確定,這是南方還是北方、是城市還是小鎮、鄉村?

最後,只有坐起來,走到窗戶前。雨,正在窗外傾訴。這是北京夜雨,北京夜裡的雨。然後,想起,遠在西北的你,是否,也在面對同樣的夜雨?

我們認識,也有好多年了吧,就像你時常強調的,“我們在一起,也已經好多年了。”

是的。在一起,相互狼狽為奸、相互扶持,走過最為艱難的日子。當時,我還在上海,所謂的魔都,我媽與小孩還沒入住。我、你、小妹,大家相濡以沫。我知道,那是你生命中最難過的日子,你愛的人離開你,你的家族面對可能的清算。淪落,我只能這麼形容當時的你。老實說,我當時的生活遠遠比你過得好,有工作、有高收入,然後,我的至親一個一個的入駐。這輩子,那段日子,我的生活最接近圓滿。我記得,當時為了我的至親,我總趁著週末安排江南小鎮之旅,主要是我媽、我小孩從來沒有來過江南。江南小鎮的小橋流水人家,究竟是世界上每一個人對中國的嚮往,雖然配不上說是鄉愁,但,江南的意境,永遠是每一個人想像空間最高的一個所在。從周莊雙橋,到紹興的烏篷船,我們一家人的腳印走過很多小橋、流水、人家。我們踏足白素貞的老家、林黛玉的故鄉,或許不過是想像中的、文學中的、美化了的情景,但,總有一定的美好。江南多水多橋多愛的傳奇,雖然那些愛,總帶著很多遺憾與傷感,但,作為多年以後前去的我們,那些傷感與遺憾,反而是一種美感。

那個時候,對不起,我真的從來沒有探討你的心情。你的悲哀、快樂、喜歡與哀愁,仿佛與我無關。原諒我,那個時候,我生活以及生活中最重要的,就是我的家人,僅僅是我的家人。而且,我認為,這輩子,我會與他們常在。

江南多雨,屬於浪漫、散文與詩詞的雨。不過,與家人團聚的喜悅,遠遠超越與雨有關的場景。我們去過很多燈火闌珊處的場景,從江南富豪,一直到那些為情所困的佳麗,我們的腳步一一踏過。神話少不了愛情,愛情也少不了神話。我記得你說過,所有的愛情,拋開神話的外皮,就是悲哀的現實。不過,我也沒有在意。我更注意小巷、弄堂裡的石井生活,三五成群的老人、婦女與小孩們。他們之中,可能有許多劉嘉玲、陳奕迅等。他們之中,也可能出現不少企業家、藝術家,不過,當時的他們,與我完全沒有關係。

唯美的江南,那個時候開始邁向現代化的腳步。不過,我在意的,只是在邁向現代化的同時,怎麼保持同等的意境。

我記得你說過:“你雖然是炎黃子孫,但,你西化的厲害。你眼中的美好,就是中國的窮。”

不可否認,當時除了上海、蘇杭等城市,出了郊區,基礎社會真的遠遠不足,就是高速公路的停靠處,一旦踏入公廁,那股味道,實在叫人反感。

後來,時間又過了好多年,我終於流落北京。而你,從曾經的落魄,已經抖了起來。很多時候,我必須借助你的幫助接項目。然後,許多年以後,我媽逝世了。你摯愛的阿姨,也不在了,見證了人無百日紅的原則與事實。我也就是,開始落魄了。而你,從無所事事,開始有了一定的任務,也就開始忙碌起來。很多時候,在你忙碌的時候,我非常的清閒。究竟,在政策傾斜之下,有很多不能,也有很多可能性。

就像今夜,中秋小三周的最後一天,你不在,我一個人流落北京。北京的天空本來是一片霧霾,今天有雨,滴滴嗒嗒的,我沒有出去,呆在家裡,聆聽窗外的雨,突然想起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你是不在,若你在,我就不會這麼孤單。你在的話,滿城的預約一定不會遺忘我。因為他們雖然約的是我,其實想邀約的是你。

我是深深的想著你。在我深深的想著你的同時,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被遠方的你所思念。或許,你最思念的人不是我,而是我媽,就像你時常強調的:“阿姨比較人性化。阿姨比較關心。阿姨,甚而把我當作家人。”

我媽不在了。我打開電腦,開始記錄我這陣子的心情:

西北有雨嗎
北京今夜有雨
不是南方颱風帶來的雨
而是那種長氣欲說還休的雨


我記得你發微信告訴我:“等我忙完了,我就會回去。回去,告訴你我這陣子的生活與心情。”

我不知道確實是什麼時候。我只是重複的寫著:

西北有雨嗎
西北的雨
像不像江南的雨
還是類似北京的雨


在黃河兩岸,在黃土高原,雨,會類似北京的雨嗎?雨,下一整夜,不過,沒有達到雨應該達到的濕漉。我只能渴望,下一刻小雨將轉下傾盆,麵筋大小的雨,下,繼續下,一直下到天明。

今夜有雨,不過,雨勢不是纏綿,而是墨蹟。

我,面對電腦,只想大聲告訴你:“我想你,我真的想念你。你呢?”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