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沉默

沉默        ■李國七



近期,我的日子過的非常慌亂,一邊賺取應付生活所需要的錢,另一邊,必須撥出時間幫忙朋友審視委託中國服務商處理的專案。照理–特別是在中國,一旦付出勞動力與時間,就等於金錢方面的收益。不過,委託方不止是朋友,我還欠他們的人情,所以已經跟金錢沒有關係。這些人情債,以我的話來說,就是“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因此,我是一直在忙,但主要的收入還是那幾項來源,沒有因為添加工作量而增加收入。人,也因為勞累的煩躁,也不去注意與工作無關的事了。

忙碌的日子,我是完全沒有私人的空間。一直到近幾天,一個馬來西亞的朋友來訪,大家閒聊,聊起親人與節日,突然想起,多久沒有考慮節日的事了?是老媽不在、還是把小孩送回家以後的生活狀態?

事實上,就是老媽與小孩在,我對節日也不是十分關注。或者,因為生於60年代,那個年代的物質生活非常貧乏,大家非常沒有安全感,就是有節日,不過一家人一起吃個飯,就算把節日過了。但,無論如何,我總算還是有節日過的人,不像近期。

當然,因為常年在有四季的城市工作與生活,對季節的轉變,還是有一定的感覺。比如天涼了,就是秋了,接連秋天來的,就是八月的中秋節。此外,身邊的人也不忘提醒秋天中秋的來臨。比如往來城市中心的家與客戶辦公室的昌平,乘坐的士或公車,昌平是城郊,基礎設施沒有完全建好,公車路過正在修建的公路上,捲起大片大片的灰塵,就是在這種簡陋的環境之下,身邊的乘客還是不忘交換有關節日的事。他們談論的,很多都是與花錢有關的事,比如中秋小三周假期的出遊計畫、採購禮物等。或者,這些年中國人是富裕起來了,在金錢方面不想短了自己。或者,在中國生活的人群與早年離鄉背井到南洋生活的華裔真的不同,就是經過這些年來的政策、政治考驗,他們已經懂得及時行樂,且行且珍惜,而一輩子生活在外國的華裔,不知道是否因為安全感的原因,總活得特別節儉。

身邊的人對節日的反應與回應,我是不管的,與我也沒有太大的關係。不過,與他們的遠距離或近距離接觸,潛移默化中,在我不覺察之間,也悄悄的影響著我。與金錢無關,但,我的眼睛,掃過周邊環境,努力的尋覓著屬於我的節日風華。之前生活在上海,中秋最為明顯的象徵,就是桂花飄香,我現在生活與起居的北京,遠離桂花,或者是我生活的胡同離開桂花比較遠。不過,令我驚喜的,前幾天路過客戶辦公室時,看到整排的紫色玉蘭樹掛著怒放的玉蘭花,玉蘭深幽的芳香,與北方的中秋突然連接起來。

我沉默的看花時,身邊一位老太太突然說,看,今年秋天來得可真早。然後,她在說,不如給我採摘幾朵玉蘭花?

我看著她,突然想起我早逝的老媽,於是點點頭。

採摘這些玉蘭花,我不敢做,也不屑做,不過,用幾十塊錢人民幣,我是可以向附近的花攤採購。

把花交給了老太太時,她有點不知所措,說:我不想您破費。

我沒有說話。

我給她花,不僅僅是給她,也給自己與已經不在身邊的老媽。在這個紛紛擾擾的時代,因為生活我不得繼續忙碌的走著,急促的奔跑著,不過,有時候,遇見某些人某些事,停留幾分鐘、花一點小錢,也是一種洗禮與洗滌,把渾濁的心淨化一下。就是一點點,足矣,讓以後的日子,特別是最為黯淡的時光,可以反思、回憶。

這些花,就當著我今年的中秋禮物,流淌著不會退散的香味。


(原文刊於越南西貢華文解放日報文藝創作2016.09.11)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