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窗外的雨聲

窗外的雨聲   李國七



某人莫名其妙突然發微信過來,問:“你們那邊下雨嗎?”

我說莫名其妙,因為他消失好長一段時間,我以為他已經去到了世界的邊緣,突然之間冒了出來,來這麼一則微信,實在令我啼笑皆非。其實,一起生活這些年,我是知道他,他就是喜歡這麼搞失蹤。他在我這兒,搞到他二姐千里迢迢的找上我,讓我幫忙聯繫他。他的失蹤,已經不是偶然,而是慣病、常態。只是,突然問我下雨的問題,還是超出我的意料。

窗外是有雨聲,其實已經不是一天兩天,而是打入秋以後,北京時而會下雨。我是非常歡迎這種北京下雨的天氣。雖然出門的路有點濕漉,社區又開始修路,導致整條胡同全是泥濘地,但,與雨一起來的,主要還是雨後的藍天,而藍天,在北京是有點奢華。畢竟,這幾年來,北京一直跟霧霾抗戰。本來就相當壞的天氣,一到開始燒煤的冬天,就更加恐怖。就連社區裡最熱愛北京,也離不開北京的老頭老太們也強調:“就是我們這種一輩子呼吸北京毒氣的人也忍受不了,何況是外來戶。實在搞不明白,怎麼外來戶就喜歡落戶北京。”

老實說,北京人是比較排外,他們不像敞開雙手歡迎外來人、特別是外國人的上海人。不過,這些年一直在這個社區生活,得空挺他們發嘮叨、罵子女生活夥伴,他們也慢慢的認同我、認可我。或者,就像某人愛說的,“他們認可你的賤,他們送啥過來,你就接收,就像巨大的廢物收集站。”

我沒有完全認同某人的說法。他是看低這些年老北京人,認為他們喜歡裝逼,所以一直融不進北京老頭老太的圈子。我做人比較隨便、無所謂,我不喜歡替人家戴帽子。他們過他們自個兒的生活,偶爾擦肩而過打個招呼,寒暄幾句,對我而言是禮貌,人家送禮物,雖然不過是家裡種植的小瓜小菜或者自己泡制的小食品,也是一番美意,無謂無禮的拒絕。這一點,我特別喜歡社區老頭老太們的人情味。也因為如此,雖然久無資訊,偶爾發來一則微信問莫名其妙的話,對我來說,也是一番美意。於是,我打開手機鎖,回微信,說:“是呀!窗外有雨聲。雖然雨下得不大,但,總算是下雨了。很美,很美的雨。”

我以為他會喜歡,萬萬想不到,他回一個“尷尬”的圖像。

幾天後,我才知道,他下鄉考察,就在黃河兩岸的黃土高原,說是考察民情,到了農民的地裡,結果,迎接他們的考察團隊,全是一片片的泥濘地。知道以後,我忍俊不住,笑了翻天。原來,所有的努力計畫還是比不上老天爺的安排。一場西北的雨,下的淅淅瀝瀝,也把農地下得顯示出最原始的樣貌。當然,對我而言,這種下雨天氣到農地裡考察,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這些年,有時候接到新農業轉型,需要實地考察,我也一樣樂之不疲是過去。對我來說,這種平時接觸不到的、與自己的生活背道而馳的場景,也是一種美好的經驗。

窗外有雨聲,充分體現出雨的浪漫。我只是把這些話通過微信轉發。不是我刻意要玩弄或讓他感覺不舒服,只是,我想告訴他,一切不好的,用不同的視角與心態去看,可以演變成一番美意。他現在可能不明白,等他走了很多地方,遇見很多不同的人,看過很多書與電影,我相信,有一天,他會明白。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