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2016年的中秋

2016年的中秋    李國七



中秋節有一個小三周假期,給勞動人民一段緩衝的時空。假期,等於遠離社會的規律,沒有預約,沒有時間方面的督促與催促。我是特別喜歡這種不必在鬧鐘的鞭策醒來的日子,可以遲睡,也可以遲醒。不必上班的日子,我選擇閑閑悠悠的懶在家裡,除了燒飯,啥也不幹。然後,開始一個人一個人的通過微信發送節日祝福。這件事一點也不難,我從大家給我發的祝福語裡邊,找一個自己最喜歡的、認為最美的祝語,一個人一個人的轉發。當然,時下的祝語,已經不僅僅是語言與圖片,還有視頻。有聲音、畫面,以及情景,從靜態走向動態,非常全面而美觀。通過這個行為,我一邊篩選朋友一邊借此機會,與久不聯繫也沒太多聯繫機會的朋友重新串聯起來。

這些年,走過很多地方,朋友非常多,也多元化。有的是同學,有的是同事,有的是客戶。有的朋友因為業務往來而結識,有的朋友因為自己愛寫作而延伸出來的圈子,組織成一個相對龐大的社交圈子。這個社交圈子堅持不變的並不多,大多數愈走愈遠愈無聲,但,有的失聯多年突然冒出來,大家重新串聯不在彼此身邊日子的變動。這些突然與偶然,給我不少計畫以外的驚喜。

今年中秋通過微信發出祝語,當然也不缺驚喜。這些驚喜,有好有壞。壞的,比如發出去以後,朋友回信說:“今年我不能回覆您的祝賀,因為家裡辦著白事。”我懵了一下,好久才能夠反應,說:“節哀順變。”然後,張羅把資訊轉發給我們相互認識的朋友。當然,很多的是好的驚喜,比如多年沒有聯繫的小兄弟回信說:“我現在人在俄羅斯旅行,就在貝加爾湖畔。”讓我突然想起一首我相當喜歡聽的、李健唱的“貝加爾湖畔”歌曲。我記得我對他說:“很浪漫,以後在最壞的時空,這段記憶可以照亮你黯然失落的生活。”還有與我們家的丞永視頻通話。我們家的丞永還是老樣子,不過,與他說話,心中滿滿的全是喜悅。此外,遠在外頭的某人今年也第一次回我的祝語,說:“忙。不過,在這個團圓的佳節,還是要祝福一番。”我知道他有機密的任務,不好披露太多。一個家住葫蘆島,渴望移民到新加坡的小帥哥也來一個電話,在祝賀中秋佳節的同時,不斷追問我移民到新加坡的條件。唉,又是移民!我當然也免費輔導了一下,以自己有限的知識,與他分享我以為的新加坡生活。姐姐也莫名其妙的傳來一組家裡的照片,照片裡是我前一陣子回家做項目時候種植的香菜香草,人不在,我種植的香菜香草當然也隨著主人的遠離而病怏怏的。我姐責怪天氣,說雨下了又出大太陽,豪雨與烈陽之間間隔太短,導致土地幹硬,植物不好生長。我當然選擇靜聽,不去爭執爭辯。與家人的關係,也只能是這樣了。我只是收集好的與壞的,組合成我今年中秋節的喜悅。這些記憶片斷,在最淒冷的暗夜裡,可以讓我在回憶時候,擁有些許的暖意。

當然,中秋與所有的節日依然是要過去的。比如今早我6點多就醒來了,收拾一下房子,整理櫃子,清點已經短缺的物資。這些年我按需求採購,從來沒有囤貨,所以,就連大米也沒有收藏到出現蟲子的情況。此外,也得買些新鮮雞肉來烹煮薑酒麻油雞。這是因為我在中秋節前一天在昌平客戶處回家時候,遇見一個久不見面而最近轉型走向新農業的朋友,大家談及目前的趨勢,臨走時候,他送了不少生薑。在大趨勢的影響之下,很多朋友都在轉型,離開工作單位出去創業的特別多。有的轉型創業是成功的,企業開始盈利,並且準備上市。比如我一個從北京走向重慶的小兄弟,企業規模在短短的三年內已經是千萬級別,很快就邁向億的單位了。他還約我十一國慶長假以後到重慶找他,他負責一切費用。當然,代價是我幫忙他梳理工作流程,替他定義他公司員工的價值。搞新農業的朋友也希望我幫忙他,強調以前以為懂得管理,後來發現,管理學是一門複雜的,科學與藝術相互混淆的手段。以前他時常謾駡老闆,現在自己做老闆,他終於知道了。這輩子的二十多年時間,我一直從事業務諮詢、管理諮詢,間中也到大企業肩負高管職位,我從來沒有認為管理學容易。因為人是有情感、有思維的動物,與人打交道的事情,特別的複雜。我只能對他這麼說。

收拾好家裡的攤子,就是出去採購的時候了。也不知道胡同裡的小商超今天有沒有促銷大米,不過,我的採購量不大,一點價格方面的落差,也影響不大。何況,中秋了,北方的秋太陽也不再猛烈了。今天北方的太陽相當澄藍,社區裡的植物葉子也開始變色了。金黃色的葉子,彤紅色的葉子,幾乎在這個快要入冬的季節,努力的、盡力的,渴望綻放著它們最後的燦爛與璀璨。這就是我2016年的中秋,一個屬於時間上、一個小小的節點。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