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我的私房菜

我的私房菜    李國七



今天某人通過微信問我:“你在哪呢?”

我能夠在哪呢?上班時候在客戶處幹活、走動、活動,偶爾因公出差,此外,就是宅在家裡。其實,最近我越來越喜歡呆在家裡,看電影、書等。餓了,就整治符合自己口味的私房菜。或者,這些年不斷的流動,我對客旅生活已經開始疲憊而厭倦。只要不需要出去,更情願呆在家裡。何況,我最近還迷上了烹飪,覺得一個人的生活,除了電影、音樂與書之外,就不能缺少食物。

針對我這點喜好,某人時常嘲笑我、調侃我,說:“年紀大了,吃一頓,少一頓。”

我是懶得跟他爭執。就我而言,他廚師出身,但不愛燒飯,簡直就是在浪費他的專業。不過,以他的出生,一出是一出,唸完一門專業是一門專業,也不是為了吃飯用的手藝,他的反常,我是可以理解。我跟他不一樣,或者,這輩子我唸的,就是賺錢用的專業,自己的喜愛與好愛完全沒有考慮進去。年輕時候並不知道自己最喜歡幹的事,時間過去,對自己的理解才開始深刻起來。這些年的積累,我發現,我當年應該選擇的,其實是走上烹飪的路上。到了這把年紀,已經來不及轉業,只能當著私房菜來處理。

請朋友吃飯,若可以,我喜歡泡廚房烹飪自以為是的私房菜。老實說,可能這些年走南創北,我的私房菜在菜式方面非常豐富以及多樣化。西式、中式、混合式的,進一步細分的話,有地中海菜系、法國菜系等。不可否認,每個民族的拿手菜肴真的不錯。就拿馬來西亞的肉骨茶,只要搭配的好,也可以登堂入室。除了替別人服務,顯擺自己的特長與烹飪水準,當然少不了替自己準備食物。而且,在當前食品安全完全沒有保障的大前提,我更情願自己煮,至少,除了食材本事的轉基因或用農肥農藥泡出來,少了處理時候的不負責任以及各種地溝油的可能性。

這輩子,我呆在歐美、澳大利亞等的時間相對上比較久,近年來又在中國工作與生活,我萬萬想不到,給自己準備食物的時候,我最喜歡並且百分之百迎合自己的口味的,竟然還是東南亞一帶的烹飪方式。而我出生在馬來西亞,童年、青少年期在馬來西亞長大,這些成長軌跡的記憶味蕾,應該對我的影響最大。頻繁燒飯以後,我發現在東南亞食物當中,我的最愛竟然不是馬來西亞菜肴,而是越菜與泰菜。或者,這跟我喜歡魚露、青檸、各種生鮮香草香菜有關,不止用這些香菜香草作為調料,而當著蔬菜生吃。不過,更可信的理由,應該是我生長的小鎮屬於半島北部,跟泰南接壤,飲食習慣普遍上被泰國菜肴深深的影響,反而出現與大部分地方相異的、另一種另類的風格。

我為自己準備的食物其實非常簡單。與我一起生活的中國小兄弟時常說我好養、容易養。因為一尾煎、炸、水煮或蒸熟的魚,一碟魚露辣椒加青檸,配上一碗白飯,足矣。而且,可以每天這麼吃,完全沒有胃口方面的障礙、反感或反彈。希望食物中多一道湯,我就索性烹煮一鍋魚湯,湯裡放些薑蒜去味。煮熟的魚可以撈起來,沾點魚露,配上香草香菜吃。每天這麼吃,我個人是樂在其中,反而小兄弟們怨言很多。以前老媽在,我媽提倡多道菜肴,小兄弟看到我媽,就像見到自己的親媽,比我這個做兒子的來得親昵。而且,他們不像我這麼嘴笨,我吃飯時候不會贊烹飪人的苦勞功勞,他們的嘴巴特別甜,通過話語把我媽侍候的非常舒服,烹飪方面也著重他們的口味。我媽不在以後,他們飲食方面的多樣化到此為止,回返我簡單就是好的飲食原則。有時候他們提起我媽的思念與惦記,也不知道真的想念我媽,還是想念我媽烹煮的菜肴。

我個人的私房菜十分簡單、簡樸。小兄弟有時候說:“還好習大大沒有見識你的簡樸,否則,定制的八項規定肯定以你的簡樸作為頂層設計的原理。”換一句話說,我的簡樸遠遠比目前的八項規定來自苛刻。

一個人生活,小兄弟又時常不在家,我一個人吃的並不多。以前還特別講究必須有魚,現在,沒有魚的話,雞蛋可以作為蛋白質的替代品。白水煮蛋、煎蛋等,難度一點都不高,而且準備以及善後工作非常簡單。生活在北方的北京,東南亞很多香草香菜比較少見。不過,北方常見的白菜、捲心菜、青瓜等,甚而香菜茴香可以取代我在東南亞常吃的香草香菜。此外,北京近來頻繁見到秋葵,買一把回去,過了一下水,撈起來放些魚露、辣椒、青檸或檸檬,完全可以滿足我的食欲。

有時候小兄弟們看到朋友來時我忙著張羅好吃的、多樣化的菜肴,總會說我:“對自己苛刻,對別人卻慷慨。”

其實完全沒有那回事。我是針對不同的人,考慮他們的口味與胃口,準備不同的膳食或私房菜,完全沒有所謂的苛刻或慷慨方面的考慮。現在他們不懂,有一天,我相信,他們會懂的。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